此木柴

[御泽]喜欢到底是怎样一件事?

梗源于林爸爸的「恋する奴ら」

01

“泽村,你喜欢谁就悄悄地告诉我嘛,我谁也不会说的哦!”

“所以……我能告诉谁啊!”

泽村满面通红,却又咬牙切齿地加了一句话:“我喜欢……”

御幸从床上爬起来,昨日发生的一幕在睡梦中重现。

当然他也很快意识到这不过是个梦而已。泽村的最后一句话根本没有,当时他被缠得不行只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就飞快地逃走了。

御幸想,他在梦里到底脑补些什么啊?

难不成……他期待的是那个笨蛋在对他告白吗?可是那句话“我能告诉谁啊”,真的不是指的自己吗?

“御幸前辈,队长迟到不要紧吗?”

着装完全的奥村站在床前询问。

“……马上。”

这个后辈,对自己盯得真紧啊,自从这个一年级入住之后,他再也不敢偷懒了。

不过,他也是不应该再偷懒了。那些奇怪的事,还是先放在一边吧。


02

当然,没解决的事始终让御幸的心里沉甸甸的。他甚至拍醒昏睡到课间的前座同学询问:“仓持,你就不好奇泽村喜欢谁吗?”

“……这就是你叫醒我的原因?”

“诶?真的不好奇吗?”

“爱谁谁啊,混蛋!我要继续睡了,午休前别叫醒我。”

“……”

看着三秒就入睡的仓持,御幸表示很无奈。明明接下来还有课啊!

不管怎么样,还是去找本人确认吧。那么今天找他一起去吃中饭好了。


03

“请问泽村在吗?”

“泽村君好像和金丸君、降谷君一起去吃饭了。”

“哦,这样啊。总之谢谢。”

“请问是御幸前辈吧?需要我和泽村君说吗?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他吗?”

重要的事,这算重要的事吗?

“……那个,前辈如果是我认错的话,太对不起了。”

“我是御幸。抱歉,刚走神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我之后再找他吧,谢谢。”

当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当被一个陌生的后辈用认真的眼神询问的时候,御幸内心某种羞耻感就涌上来了,但幸好他也算脸皮够厚,维持了一个完美的形象回到了他的班级中。

那么这些甜点又该怎么办呢?

“御幸你回来的正好,我肚子饿了。

“诶,怎么那么多甜的?反正我不挑。”

他的前座毫不客气地翻看着他的口袋,挑了一块儿面包啃了起来。

“难不成是买给泽……”

“吃你的面包吧。”

“喂,御幸那个是白巧克力蛋糕……”

“……”御幸连忙喝了一口水,才把这个东西的一小块勉强咽下去。那个笨蛋到底多喜欢吃甜的啊?那么甜的发腻都吃得下去。

不行,他还是得找他问清楚。那就等训练结束吧。


04

都说泡澡的时候是男人之间交流的最好时刻。

但是御幸退缩了。

他拉不下脸在一群人中间问泽村你喜欢谁这种有点奇怪的问题。

好吧,他也算是意识到了:现在在所有队员中,只有他一人把昨天的起哄当真。根本没有人在意泽村喜欢的是谁,哪怕是那个一直把泽村视为假想敌的仓持,也完全不在意泽村的答案。

“……完了。”

考虑得太投入的御幸这才意识到他刚刚喝完的是一罐黑咖啡。

如果他再不解决这个问题,怕是彻夜难眠,明天的训练他也根本不能好好参加了。

说真的,在刚才的训练中,他也不是没有时间接触他的投手,但见到那个家伙像无事人一样和他交流,他更加没法把昨天的对话继续下去,甚至还觉得昨天发生的只是一场梦。

说到底,泽村喜欢谁到底关他什么事啊。就算是他真的喜欢他……

泽村会喜欢他吗?

如果泽村喜欢他的话,那就顺水推舟的交往其实……也不赖?

御幸使劲儿抓了抓头发,觉得脑子里被奇妙的想法占据了。

“御幸前辈,会秃的。”

“啊?”

“以前看到个研究报告,说是70%以上的男性因为这种拉头发式惯性动作,都因此在四十年代后期开始秃顶。”

“……话说你为什么看这种报告啊?奥村。”

“戴帽子容易秃,所以捕手要格外注意。”

“我会注意的,谢谢你的提醒。”

“队长你秃了以后,正选就是我的了。”

“凭什么我会秃啊?”

“因为前辈的习惯很差。”

“我出去吹吹风……”

被奥村打败的御幸无言地打开了宿舍的门。

风吹了一会儿,御幸的脑子算是清醒一点了。不过也正是托奥村的福,刚才危险的想法消下去了一些。

他为什么要找泽村作恋人啊?明明只是个笨蛋投手。

可是,正因为他是个笨蛋,他的做法总会给他带来更多意外的惊喜,无论是最近沉稳的表现也好,还是numbers的日益精进也好。

如果他不仅仅是他的投手,那他也会给他带来更多吧。

比起知道泽村喜欢谁这件事,难道不应该先让泽村与他交往,再让他喜欢上他更为直接吗?

御幸走到体育场门口,一眼就看到那个还在过度训练的家伙。

“泽村!”

他的投手这一球投歪了也没管,第一时间跑到门口,兴奋地询问:“什么事,御幸前辈!是要接我的球吗?”

他为什么要叫住这个笨蛋啊,明明还什么都没有想好。

他有些踌躇地最后只关照了一句:“没事,就让你注意一下,别投的太多。”

“御幸前辈,你今天很奇怪啊,你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好了。”


05

“我们交往吧。”

今天份的黑咖啡是不是超额咖啡因了。御幸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只能责怪起外物。

他没敢正视眼前的后辈,悄悄地斜着眼观测他的一言一行。

尴尬的沉默弥散在两人之间。在御幸差点又想说什么的时候,泽村开口了:“……我知道了哦,御幸前辈。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

“但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我也会生气的。

“如果不接我的球,御幸前辈请先回去吧,我要再练一会儿。”

他的头始终低着,没有看过御幸一眼。

“泽村!”

他拉住他的手臂,发现他在微微颤抖。

“你在哭吗?”

“我只是在生气啊。就算我昨天说了那些话,你也不用来同情我啊!”

泽村一把推开御幸,抬起头,泪水不听话地大颗大颗往下掉,可却也是气急的样子大声说着。

“我当时没听懂,但是我现在总算懂了……

御幸感觉他的脸第一次发热到他无法控制的地步。

“原来泽村喜欢的是我啊。”

“哈?”泪水都还没来得及擦干的泽村呆呆地质问了一句,“那你说交往是在干什么?”

“……泽村你先喜欢谁都算了,和我交往后总能喜欢我的嘛。”

“哈??”

“但如果是泽村喜欢我的话,那就没有问题了。”

“超火大!我啊,现在更想狠狠地揍你一拳了。你就对自己的脸那么自信?我凭什么要跟你交往啊!”

“诶?因为我……”

是啊,他为什么会觉得泽村一定会和他交往呢?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让泽村喜欢上别人,也不想让他和其他任何人交往。

为什么他到现在才会发现呢?

他拉住泽村的手,不顾他的挣扎,依靠着身型差距,牢牢地把他整个抱住。

原来是喜欢啊……

他悄悄地在他的投手耳边说了一句话后,他也老老实实地停止了小动作,甚至还抱了回去。

他喜欢的家伙竟然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性。

但喜欢这种事,本来就是没有道理的啊。


-The End-



-常规的小番外-

“御幸前辈真是个笨蛋啊。”

“嗯?”

“我昨天说的那么明白,你竟然不知道!”

“……”

御幸想幸好没告诉他自己因为这件事想了一天,否则一定要被嘲笑到死。

“我大概知道御幸前辈也喜欢我。”

“诶?”

“真是迟钝呢,要不要我把珍藏的「好想告诉*」借给你看看?”

“……”




嗯,首先以上那段光舟说的与秃头相关的是我胡诌的,但是戴帽子会更秃大概是真的,所以御幸前辈真的要注意啊(喂)。

这篇是一个泽村看得挺通透的故事,他的形象和之前大家看到的可能有微妙的不太一样(其实就是欧欧西)。

御幸相比就是很迟钝的那种感觉了,迟钝又爱想的多就很无解了呢xd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