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茨狗45Days】都是酒吞的错

茨狗45Days-Day25


*其实本文和酒吞什么关系都没有

*脱纲如同脱缰的野马,义无反顾的ooc


01

茨木童子毕竟是个大妖怪。一转眼间他已经长得高高大大,比收养他的大天狗都要高过近一个头了。

不知道妖怪有没有青春期这种说法,茨木反正觉得自己正处于这个时间段。大脑似乎被一种称之为荷尔蒙的东西控制着,比如现在眼前这个人正烦恼地看着他,而他却只想吻上那对漂亮的眼睛。

“茨木童子,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

但他如果继续待在这里,他的理智可能也就不复存在了。

“酒吞也同意了?”

从大天狗的口中叫出这个名字总让茨木不太舒服。

茨木早在他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对这位收养者不一样的情感。但对方总和另外一位大妖怪交往甚密。

而他如今想要搬去住的地方,也就是这位被暗恋者酒吞的家。

茨木有时候也十分懊恼,为什么大天狗喜欢的是他所敬仰的大哥呢?可他们看上去一点也不般配,何况酒吞喜欢的是一个叫红叶的女妖怪。

他决定去他那边有两个简单的原因,一来是他需要学习酒吞在现代社会的立足之道(简单来说就是做生意);二来是他想要挖墙角,这个妖怪即便是酒吞的,他也要得到。

无需多说,其妖自然是大天狗了。茨木虽本想两全其美——取而代之大天狗的职位,但事实上他一看到数字就头疼。

“嗯。”

“汝终归……”大天狗欲言又止,眼神中仅流露出一丝不舍,却飞快的消失不见。

他总是这样拙劣地隐藏内心,又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茨木看得出来,也不去捅破。

他知道,他于大天狗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

可茨木有时候也会想,大天狗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要收养他呢?

明明绝不是什么优秀的教养者,甚至,他对自己的教育完全是放养式的,几乎没有尽到长辈该有的责任。

可即使这样,他偶尔的一个满足笑容,都让茨木觉得大天狗其实非常乐于收养他。或者可以说,也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那说到底,他为什么会把他当成那个特殊的存在呢?

是因为酒吞吗?还是说……?

茨木陷入了思考,似乎快在团团迷雾寻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

“如果是酒吞,我也能放心。”

他重新戴上了为增加年龄阅历的眼镜,好似一起挂上了长辈的面具。

年轻的茨木总会为此恼怒,却又在心底发誓,他势必会摘下这份只针对他的伪装。

“那就明天。”

“好,明天上班顺道送你。”

大天狗这种冷漠随意的态度,又让茨木认为,之前的“特别”像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也因此用冷酷的姿态回应:“不用顺道了,我自己能去。”

 

02

茨木“嘭”的一声关上了门,让大天狗有些不知所措。

赢了啊……那个赌约。

大天狗却开心不起来。他倒是宁可让自己再输一次。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他从小带大的妖怪还是到酒吞那边去了……

他想起二十年前的定下赌约之前的事。

现代科技的便利,让各个妖怪纷纷下山,重新体验生活去了。

酒吞是首当其冲的创新派,大妖怪中的第一位下山者。而大天狗则是保守派,平静地待在爱宕山顶上,与世无争。

但这份平静被这个叫做茨木童子的妖怪打破了。他本该跟着酒吞一同创业的,却因为妖气波动、濒近转生*不得不重新回到山上。

这个重担轻而易举地被酒吞委托给了大天狗。因为山上唯有他,才能压的住暴动的茨木。

茨木是个很奇怪的家伙,整天吵吵闹闹地喊着要和大天狗打架,全然不像是一个虚弱的妖怪。

大天狗本不愿多事,却终究不胜其烦,决定和他打一架。

于是,他们之间便有了第一个赌约。

赌约很简单。大天狗赢了,茨木就不可以再扰他清修;反之,则是茨木说了算。

结果出乎意料,自信满满的大天狗输了。虽是因为茨木的妖力暴动让他分神,但对大天狗来说,输给这种年轻的大妖怪,绝对是一种耻辱。

而茨木显然也不认为这一场比试不够公平,他拒绝承认他赢了赌约。

互不相让的两人差点因此再次打了起来。所幸大天狗意识到对面的妖怪正处转生期,退了一步,说他们会进行第二次胜负。

可有了第二次,便会有第三次、第四次……

打斗中两人总是互有输赢。很久未曾动过手脚的大天狗,对这些比拼也颇为酐畅淋漓。棋逢对手也不过如此罢了。

他渐渐地也不再以长辈的姿态面对茨木,而是把他看成平等的存在。

战斗就是茨木与大天狗间独特的交流方式。每一次的打斗,都让两人更为了解对方。他们虽不曾把酒言欢,却有着异常的默契。

对大天狗而言,这大概是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吧。

然而,酒吞的到来,让他惊醒了,让他意识到原来这才叫知根知底的挚友关系。

说到底,他与茨木也不过萍水相逢,以妖怪的生命长度来说,他们的相处时间就好比沧海一粟。

这几个月真的足以让他了解这个叫茨木的妖怪吗?

起码不够让他知道,这个妖怪也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同朋友喝酒聊天,也不曾让他发现他的妖力已几近匮乏,好似下一秒就要转生。

大天狗此时同茨酒二人坐在一张桌子旁,茫然而愧疚,只听那两位叙旧,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少打几场就好了。那样他们相处的时间会更久了吧。他内心飘过这样的想法。

可茨木却问:同汝打架太过惬意,明日续否。

大天狗还记得,茨木说这话的时候,神情真挚,金色的眼睛亮堂堂的,仿佛转生这件事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他差点就答应他了。幸好酒吞适时地阻止了这个荒唐的举动。

转生对大妖怪来说,虽算不上什么大事,但若没做好准备,等妖力完全崩溃,也是需要修行个几百年才能回复到巅峰水准的。

 

之后,酒吞还是把茨木带回去静养准备转生了。

大天狗本以为那一顿晚餐是他们相见的最后一次。但没想到的是,茨木却在不久之后再次光临。

他显然是背着酒吞来见他的,他的面色略显苍白,显然已到了转生的关键时刻。而他却如同往日般神采奕奕,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打倒他一样。

他见面第一句话便问:汝是否记得当初的赌约?

大天狗当然记得。

他说:汝输了。

大天狗面色不渝。莫非他走之前还要来耻笑他一番?他可是忘了他当时是怎样义正言辞地拒绝承认赌约的。

大天狗忍不住出口询问:汝是何意?

茨木没有回答,他提出了一个要求。

他要求他收养转生后的他。

大天狗神色复杂,却沉默不言。

茨木便又继续问:汝同吾定下第二个赌约可好?

他接着便道出了这第二个赌约内容:转生后,被封住记忆的他到底会选择那一方。

大天狗胸中无名火怒起。他和他什么关系,他和酒吞又是什么关系。他又凭什么要去收养他?

他本想说什么,却被对方的一句话打断。

吾知汝选酒吞。然,吾选汝。

茨木说完,便潇洒地离开了。

独留他茫然地站在原地。

他当时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直到现在他也还不明白。

 

再见到茨木时,他已经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幼小妖怪了。

大天狗必须承认,他实在不擅长带孩子,加上这是一只吵闹的妖怪。多数时候,他总是让小茨木一个人独自待着。

但不管怎么样,他为了这个幼妖还是做出了牺牲。一来是下山给茨木提供一个现代生活的环境,二来是他正好好履行这个赌约,尽可能的让他和酒吞或和自己有平等的接触时间。

所以,现在看来赌约是他赢了。

而现在,他这才猛然发现,这个赌约并不完整。他赢了之后呢?他所获得的奖励又是什么呢?

他有点生气,又不知道找谁说个明白。

对了,赌约结束了。他这样可以解开茨木的记忆了吧。

他看着紧紧关闭着的房门,下了一个决定。

他们该说清楚了,不管是这个跟着他长大的茨木,还是那个转生前的茨木。

 

03

茨木的房门传来敲门声,他当然知道门外的会是谁。他这时还在生气,没有吭声。

“茨木,我们谈一谈。”

他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没让大天狗等太久时间。

“你想谈什么?”

大天狗看着这个年轻些的茨木,他的小动作显得极为不耐烦,目光游离,偶尔看向他的时候却又有期待之意。

他笑自己之前想的太多。

如果连一个年轻的妖怪他都看不懂的话,他也不该是大妖怪了。

他虽然也是茨木,但绝不是那个可以把他看透的茨木。

“可以进房间吗?我们坐下来谈。”

 

坐如针毡。这是茨木唯一的感受。

大天狗进他的房间了,这大概是他许多年期待的事之一了。

因为从没有期待过,所以他在房间里自然有很多小秘密。

比如大天狗坐着地椅垫下有他偷拍的照片;比如他正对着的床底下则有一捆写真,长得和大天狗还很像,虽然是差得远了点;还有,在他台子上的手机似乎就在大天狗的手边,仿佛下一秒他就能拿起来。

“你说吧。”

“我们谈谈你为什么要去酒吞那里。”

“你不想我去?”

既然要光明正大的谈判了,大天狗没有轻易被这样的问题问倒,他说:“不想。”

这回终于轮到茨木哑口无言了。 

茨木不知道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大天狗已卸去了长辈的伪装。

他天蓝色的眸子透亮而纯粹,他的眼中只有他一个人。

现在,他们是平等的。

“我要从酒吞身上学习更多东西。”

的确他是那么想的。但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大天狗真的会信吗?

“学习?”

他果然不信。

正当茨木准备再讲个理由搪塞过去的时候,大天狗突然说:“我就不行?”

他认真地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

茨木没有说话。

他不敢说话,甚至想避开大天狗的视线。

他从没有发现过,这个总是不苟言笑的妖怪也会有这样炙热的目光。

他的心脏骤然加快。他竟开始害怕这个声音会被对方听见。

可他又为什么要害怕?

他是茨木童子,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妖怪。

他猛然从床边站起,走到大天狗的对面,弯下腰看着他回道:“是的,你不行。”

他没有错过他失望的表情,但他并没有让他难过太久,他又说:“因为我喜欢你。”

随着这句话的脱口而出,他忽然豁然开朗。

他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赌约,也想起了初见大天狗时他的模样,他想起了一切——

 

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却足以让茨木喜欢上大天狗了。

他是个兼具美丽与强大的妖怪,而又单纯地像张白纸。

大天狗看似难以相处,却仅仅只是不擅长外露自己的情感。

虽不外露,但他也不会掩藏。茨木很快便发现大天狗对他也报以相同的好感,甚至连自己都还未曾知道。

然而,茨木眼见转生在即,便迟迟没有开口告白。因为他觉得以他的个性,转生的成长期会异常难熬。

于是,他做了一个非常自私的决定。他决定让大天狗为自己封印记忆,甚至立下赌约。但他又担心大天狗的迟钝作怪,在封印的时候悄悄地加了一个禁制,那便是对他的告白。

他倒是没想到竟还真的用上了这层禁制。

“吾早已钟意汝。汝可知否?”

他趁着大天狗震惊的空隙,飞快地吻上他肖想已久的薄唇。

这是他二十年前就想做的,而今终已做成。

现在他们之间可能还存一些对酒吞的误会,看来这些都可以身体力行地解决了。

毕竟,腿边就是床。

床头闹,床尾合。也正是这个道理。

 

 

-The End-

 

 

 

 

 

*这里的设定让大妖怪的意识永世长存,但他们的肉身并不能支撑很长时间,所以间隔一段时间会需要转生。转生前的现象即为妖力震荡:有时候不受控制般暴动,有时候虚弱无力。




PS:夏之蝉求茨木碎片QAQ,鹿灯狗碎片可换

评论(13)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