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全员】人人都爱周泽楷

一觉醒来的周泽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迷迷糊糊地按掉了闹钟,打量起了周围。

总之,好像是视野中整个房间都变大了。奇怪的是,这屋内的景色分明还是熟悉的b市训练营卧室啊。

他轻盈地跳下床,身后的床似乎变成了两米高,他回头看看那么比划了一下,毕竟连床上的枕头都只能看到一个角。

呃⋯⋯好像哪里不太对。

是变矮了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正处于刚睡醒迷茫中的他完全没意识到他的手已经变了样。他甚至认为——

只是四肢着地的问题么。

他直起身体,想要两脚站立,但似乎怎么凹造型怎么变扭。

他难过地趴在镜面橱柜旁,大口喘了好几口气。不经意间往橱窗前一看,出现了一只陌生的小动物。

镜子里面那只猫科动物又是哪里来的呀?

他跑着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这只小猫在哪里,可一旦回到橱柜前它又出现了。

 

周泽楷这下全醒了。

他低下头看看自己的爪子,开始着急地在房间面找起镜子。

这儿的确是有面全身镜,可它是高脚的,他跳了几下也根本没办法从那里面看出什么。

他又跑去卫生间,可门又被他关住了,以他现在的身高除了仰望那个平时能轻易扭动的把手,什么都干不了。

他郁闷地重新回到透明橱窗前,通过玻璃的反射勉强地打量自己的身形。

⋯⋯怎么就变成猫了呢?

不对。

他对着镜子抖了抖耳朵,发出了一个与猫软绵绵声线截然不同的“咕噜噜”声。

他的心底冒出了一个声音——不是家猫,而是雪豹。

他从柜子的镜面看着自己的白底黑斑皮毛与几乎等身长的尾巴,无法控制地莫名骄傲起来。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把正好好在端详自己的周泽楷吓了一跳。

“队长,队长,你在不在啊?叶修说要开会啊,你不会还没醒吧?”

孙翔的声音把周泽楷拉回现实,刚浮起的小骄傲立马化为烦恼了。

都已经不是人了,变成什么动物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他耸拉着耳朵,看着门一动也不想动。

反正他也打不开门。退一万步说,就算打开了,他们能认得自己么?

也或许是猫科动物白日里懒洋洋的天性让周泽楷产生了惰性,他趴下来竟就想再睡一觉了。

“队长,你要是在应我一声也好啊?”

门外的敲门声已经变成拍门声了。

“孙翔,你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了?”

另外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阻止了孙翔的噪音。

“嘿,还有本事说我了。要我说,唐日天,太阳都晒屁股了,你怎么还没起?”

“孙二翔你今天咋那么嘚瑟!谁给你的胆子?”

“唐日天你又给我起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我就只是叫我们家队长,你过来吵什么吵?”

……

周泽楷简直想把耳朵闭上,这两个人的小学生争吵比刚才的拍门声噪音绝对不能是一个级别,而且还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消停会儿吧,整个楼道都快被你们两个掀翻了。”一个懒洋洋的声线插入了他们的争吵。

“周队在房间里吗?”另外一个男声则是一听就让人心生好感,温文尔雅的却一下子就让两人闭了嘴。

“队长不应,我也不知道在不在。”

“那打开房门看看吧。”说话的人似乎在自己的衣物口袋里找什么东西,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啧。叶领队,你有卡早点说啊!害我被这个烦人精吵醒了。”

“你说谁呢,唐昊?”

“周队。”那个温和的嗓音似乎升高了一些,阻止了孙唐两人无意义的争吵,“我敲三下门,如果你不应,我们就先进来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决定走到门前好好呆着。

反正都要被找到,还不如自觉一点。

然而新的问题出现了,他好像怎么样都无法掌握平衡。

所以说千万不要把自己看的太清楚。自从他从镜面里看到自己有一条长长的尾巴以后,他每走一步都非常注意屁股后面的东西,以至于他几乎没两三步都会跌倒一次。

幸好喻文州的三次敲门声间隔时间不是太短,他得以在最后一次敲门后“冲刺”到门口。

 “周队,我们开门了?”

随着电子门“滴”的一声响起,门啪嗒就被推开了。周泽楷庆幸昨天晚上忘记栓锁扣了,否则他们这样还真不一定打得开。

 

先进来的是叶喻两人,心细的两人立马就注意到了门口的那只动物,他们看着他从跌倒地姿势迅速地爬了起来,像个没事猫一样瞪着他们。一时半响两人都没说话。

“叶修,你挡着我了!”后面的孙翔立马咋咋呼呼的,“干嘛呆着不动啊,队长呢?”

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喻文州,他先走进房间,侧过身让了个位子,扫视了一圈。叶修则是有些笨拙地往门一边一站,正尽力缩减自己的存在感。

后进来的孙翔倒是完全没注意到视线下方有什么,差点就往下踩。

一来周泽楷反应特别迅猛就是往叶修边上一跳,二来孙翔大意的动作一把被后面的唐昊拦住了。他白了一眼始作俑者,正想说什么却被他抢先。

“孙二翔果然就是二。这名字还真没叫错啊,你看看你快踩到什么了?”

孙翔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地上坐着一只斑点小猫。

孙翔这个人别看对人不太上心,对那些个小动物倒是充满爱心。平时路上遇到什么野狗野猫也总会给些吃的,这会儿因为自己刚才的不慎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他整个人忽地就蹲了下来,缩成小小的一团,头低低地尽量和小猫凑得很近。

“对不起,小猫。没受伤吧?”说着手就往周泽楷的头靠近。

周泽楷首先被孙翔意外的温柔吓到了,虽然他已经承认他变成小雪豹这个事实,但习惯被摸头还是另外一件事。他往后一退,没想到靠到另外个人腿上了。他还没来得及移开位置,那个人就开口说话了。

“孙翔同志,你快把他抱起来,它这么靠着我根本没法动。”

“嗯?”

顺着孙翔的质疑,周泽楷抬头就往上看,发现叶修的脸色发白,头不自然地向上微微抬起,呼吸也变得不太顺畅。

“呀,我们的叶神原来也有弱点。”喻文州慢慢地从另一边走到叶修的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久。然后,一手自然地搭上叶修的肩膀。

“你在发抖吗,叶神?”

“人都有弱点啊。文州你就卖我个面子,把猫拿开好不好?”

“不好。”他在叶修的耳边很快地回复,眼睛却是笑着给地上的小猫使了个眼色。

周泽楷竟然还读懂了,他的眼睛分明在说:乖,呆着别动。

不过别说是喻文州,连他自己都好奇叶修前辈会有这种时候。所以他也就听话地好好靠着没动。再说,有了支撑点他也觉得挺舒服的。

另一边,笑点极低的孙翔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哈哈哈起来,他拉住刚才还吵过一架的唐昊,不清不楚地说一些嘲笑叶修的话来。唐昊则也被他带的笑出声来——当然他不是因为叶修的反应,只是因为孙翔笑得蹲不住往后翻到地上去了。

叶修咬牙切齿地看着这几个人加一只猫对他不理不睬的动作,突然想到一个应急方案,大声道:“小周你在吗?我们马上要开会了,这是你养的猫吗?快来看看,记得好好关在笼子里啊。”

“哦,叶神,别白费力了。我看过,你要找的小周不在房间里。要不,”他愉悦地看着仍被猫吓得僵直的叶修,“我们就在这里开会吧?”

叶修张口想说什么,但小腿那团温热的质感让他一口话憋死在嘴里。

“嗯,那我给少天他们打电话了。”

“等等,喻队,我们队长呢?不找他人了吗?”

“我想他要是不在这里,那也不会在别的地方了。”这句话,喻文州是盯着变成雪豹的周泽楷说的,就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周泽楷稍显沮丧地俯低了脑袋。被喻文州那么一看,他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一件事——他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去呢。

 

喻文州从来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开玩笑。他说在这里开会还真的是这样,话一说完就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他离开了叶修的身边,站在一边就像看戏。

在这黄少尚未达到的这几分钟里,孙翔也没闲着。他趁着小猫低头就想趁它不注意去摸它的脑袋。可周泽楷到底也是反应迅速的枪王,虽然之前走路是有点颤颤巍巍,但依附着叶修的裤腿,他的动作一点也不笨拙,在孙翔还没得逞之前就逃到叶修的脚后跟处,在叶修的脚边安静地看着孙翔。孙翔这下来精神了,他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不如一只猫,人跟着也迅速地跑到叶修后边手一伸就想摸。但让他气急败坏的是,他又是连个边儿也没蹭到。他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与小猫对视了好几秒,决定再次伸手……

最辛苦的当属叶修,他几次想离开这个让他浑身难受的位置,但那团温热的小东西始终在他的脚边跑老跑去。他看着一人一豹你追我往,头开始泛疼。

“孙翔,我的孙大爷,您何必和一只猫置气,安安静静地看着它不好吗?”

“叶修你个胆小鬼!就因为你不敢动,挡着我还好意思说!”

“⋯⋯”叶修真是和孙翔没法好好交流了。他看看一边偷乐着的喻文州,觉得今天绝对是落在他手上了。嗯,不对。或许是落在他脚边这团小东西的手上了。

 

于是,当黄少天、王杰希出现在小周房中,看到的场景就是这样的:孙翔与一只斑点猫在叶修脚边追逐打闹。孙翔气喘吁吁,小猫躲躲藏藏,叶修脸色惨白,唐昊高声大笑,喻文州就像置身事外的围观群众。但了解他的王黄二人知道,他其实非常高兴,要是能给他装个尾巴绝对高兴得要翘到天花板上去了。

王黄两个都是明白人,稍微一看就完全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黄少天咧着嘴露出小虎牙,随口道:“诶,老叶你今天面色不太好。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这双腿抖得好像站都站不稳了。”他说着就似乎非常关心他的样子走上前,好心地用脚在后面顶了几下,“要不要我来扶一扶你?”他双手扶住叶修的肩膀,好像在认真地关心他。

叶修则在内心叫苦连篇。他原本打算趁着孙翔歇息、唐昊旁观、王喻黄三人寒暄的时候,靠自己一步步踱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黄少天给他肩膀施加的重量让他根本无法动弹,再加上他坏心眼地在他脚后跟使劲,叶修觉得他快倒下来和这只毛茸茸的生物来个亲密接触了。

“少天,我身体不好连站都站不稳了。咱俩谁跟谁啊,快把我扶到沙发边上去好不好?”

还没等黄少天回答,喻文州话接得快:“少天,叶神身体可硬朗着,只是受惊了。”

“哎呦,叶修原来你是怕这个呀?”他假模假样地像是刚刚才发现叶修脚边的这只小动物,“你倒是瞒我们瞒得挺好啊。快十来年了我们都没发现你这个弱点。早点知道我们就暗地里养只猫派遣到兴欣袭击你,看你还能不能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周泽楷看着喻黄二人合着欺负叶修,心里不知为何也有点快意。他不声不响地蹲在叶修脚边,眼神中不自觉地带出点嘲讽神色,这可被黄少天观察的一清二楚。

“连它都说‘就是’了。叶修你是多不受欢迎!我看这只猫一定是周泽楷养的,要是小周在准保也赞同我。你说是不是,小猫!”

他低头看向那只漂亮的斑点猫,那双黄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会说话。为了看的更清楚,他蹲下身来,对着周泽楷说:“小猫,你叫什么名字呀?长得那么俊又不爱说话,十有八九就跟着你那主人像。叫小猫太没有辨别性了,干脆叫你……”

注意力被黄少完全吸引住的枪王这下失守了,被后面突然袭击的孙翔给抱个正着。

“小家伙,终于逮住你了!”孙翔一把提起周泽楷的前肢,高高地举在叶修面前,“叶修你别害怕,仔细看看说不定你这怕猫的病就能治好了!”

叶修这下刺激受大了,他惨白着一张脸开始反胃,跌跌撞撞地往后找厕所吐了。

这边的周泽楷被孙翔大高个那么一抱,身子悬在半空,也是吓得整个身体都崩紧了。孙翔被叶修的反应笑的还一抖一抖的,让周泽楷觉得他迟早要那么重重地摔在地上。

快放我下来,孙翔。

他想发出求救的声音,奈何是嗓子里面发出的只是咕噜噜的声响,根本没人注意到。

“那么近距离看,它还真是特别漂亮啊!这斑纹黑的发亮,白的耀眼,皮毛摸上去还挺舒服。那么好看应该是母猫?唐昊,快过来看看公母……”

这么赤裸裸的眼光让周泽楷的羞耻心极度上扬,他也不管这个位置会不会跌下去,不停地蹬腿以示抗议。

“喂,孙翔,小猫要被你弄死了。大眼,你养过猫的,多少知道点,快过来救救它!”先看过不去的是在孙翔对面站着的黄少天,斑点猫无辜的小眼神与拼命挣扎的两条小腿,让他看着就于心不忍。他本就想一把抢过这只猫,可孙翔不自觉地越举越高让他根本没办法拯救它。

唐昊没像孙翔那么缺根经,虽然也挺好奇公母,但也有点担心小猫被他那么弄掉在地上。再加上他的身高和孙翔差不多,很轻易地就夺过孙翔手中的猫。可是,他的动作也是挺粗暴的,那么一抓周泽楷觉得自己都快出血了。他下意识地把全身蜷缩在一起,眼睛疼得也没办法正常睁开。

所幸王杰希很快地就接过了周泽楷,他让猫趴在他的左肩上,左手充当它的坐垫,右手轻柔地按摩着刚才差点被抓伤的部位。

这下周泽楷亲身体验到王杰希是怎么样照顾猫的了,虽然这么被抱着心理上确实挺羞耻的,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样挺舒服的……

他忍不住抬头看看王杰希,这个角度看他的大小眼也不是那么明显,反倒显得睫毛特别长。都说王杰希是微草的奶爸,带着一群孩子成长,照这样看来,好像也确实挺符合实际。

“大眼,你还真有一手诶!看刚才它疼的缩成一团,被你这么抱抱就变得软绵绵的了。不过,大眼……你真的没带过孩子?你这抱猫的姿势说你抱着小baby也不奇怪啊?”

“……”

“是不是怕人多呀?没关系,我耳朵凑过来,你悄悄告诉我也没关系嘛!”

“唔……”喻文州在一边听得好笑,说,“少天,别太欺负杰希了。”

“这样抱着它们才会舒服,还有,”王杰希并没有因为黄少天的话生气,他抬眼往喻文州那边看,“这不是猫,是雪豹的幼年期吧?”

“嗯,是雪豹。”喻文州点点头。

“竟然是雪豹!?快点让我再仔细看看!”孙翔这下特别激动,大声说道。这时候也不忘再刺激一下还在厕所的那人,“叶修,刚才和你面对面的是小雪豹,激不激动呀?”

于是,厕所的呕吐声更加激烈了。

孙翔想凑过去再次把小雪豹抢到自己身边。周泽楷转过头,用眼睛瞪了一下他。

“哈哈哈,孙翔你个呆逼,刚才那么抱让它不舒服了吧。都生气了,这小豹!”一边的唐昊出声笑话,“你走开,让我来。”

周泽楷下意识地往王杰希怀里缩。

……不是害怕!只是太疼了。

他虽想出口那么反驳自己的动作。不过当他一想到自己已经变成动物,估计连小江在都不一定能理解他的想法,便心安理得地好好装作一只软弱的小雪豹靠在王杰希怀里。

“唐昊,刚才你动作太粗暴了,它都不愿意理睬你了。”

“哈哈哈哈……唐日天你才是个大傻逼吧!没事在哥面前装什么?”

“孙翔你滚!”

这两个人又开始吵吵闹闹了,王杰希干脆调转了个方向背对着他们。

“那俩傻大个……”黄少天一个人在那边自言自语,“总算留个位置给我看看斑斑了。”

斑斑……

周泽楷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黄少天。

不过这回他显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斑斑,嘿!这个名字好听吧!你那么看我,我就当你同意啦,斑斑。”

周泽楷没料到黄少天取名字竟然是这样的……随便。

“斑斑……总觉得哪里别扭?不管了,反正也挺配你的。”

他的手说着探向周泽楷的小脑袋,在他的耳朵上摸来摸去。周泽楷没有什么反应,因为黄少刚才的那么一说让他勾起了自己童年读物《哈利波特》的回忆。

似乎里面小矮星彼特的阿哥马尼斯是……一只缺了指头的老鼠。

他盼着黄少天指望他能给他改个好听点的名字,哪怕是拿他的名字做文章他也认了,可为什么非要是斑斑?

可黄少天不再理睬他了,虽然他的手还摸着自己脑门上,但眼睛是看向王杰希了。他在问他用什么方式抱它更合适。

王杰希挺有耐心的一一回答他。虽然知道这关乎自己等会儿舒不舒服,但周泽楷脑海里的首要任务是,怎样让黄少天修改他的名字。

由于他现在的位置是被王杰希抱着,所以他只能侧过头企图用无辜的眼神感染黄少。

“斑斑挺喜欢你的,少天。”王杰希把周泽楷往上托了托,让它和黄少天的距离更近一点。

周泽楷这下注意力全都放在抱着自己的王杰希身上了。

为什么连王前辈都不自觉地开始叫他这个名字了……

他不乐意地发出了两下“咕噜噜”的声音。

“诶!斑斑竟然不是小哑巴,还会说话呢!快说几声给我听听,刚才那下怎么那么可爱!是不是在赞同大眼的话呀,你喜欢我,对不对?”

没等周泽楷能有什么反应,王杰希先说了:“来,黄少,你抱着它试试看。”

早就有这个意思的黄少天立马将小雪豹接到了自己的怀里。

“怎么斑斑还挺沉?等等,大眼我觉得它要滑下来了!”

黄少天的姿势实在不怎么准确,他又担心这只小动物被他弄倒在地上,索性弯下腰让周泽楷回到地面上。

周泽楷也是松了口气,乖乖地跳到黄少天与王杰希的当中,抬头看着他们。

“大眼,你这个动作我做不来,快想想还有什么办法!”

“这样,你去坐着,我把它放你腿上吧。”

“王杰希,你真好。我就去那边沙发那儿,快把他抱过来啊。”

王杰希等黄少离开他的位置,便开始低头往下看小雪豹。

有一种无形的压迫力在笼罩着周泽楷。

他虽然不愿意被人抱来抱去,他现在却有种动不了的错觉。不过,他算是很快地脱离了焦灼的视线范围,就往旁边跑。

但是,他忘记了一件事。

没有了叶修的裤腿,他又开始频繁地被尾巴绊倒。然后,他就撞到了另外一条腿,下意识地就往腿旁一躲。

“斑斑,乖。”王杰希走到了这个人的身边,弯下腰和它说话,“走路都不稳,让我带你去少天那里好不好?”

“斑斑。”这条腿的主人说话了,声线依旧温柔,“让杰希抱你去吧。如果我来,可能就没那么舒服了。我可没有养猫的经验。”

他抬头看见的是,微笑着的喻文州。不知何故,他的脊梁骨因刚才的话抖了三抖。

他有转头看看另一边也是笑着的王杰希,还是乖乖地回到了王杰希的肩上好好趴着。

 

房间也就一丁点儿大,没过一会儿,周泽楷就被安置到了黄少天的腿上。

他起初因尚存的羞耻心挣扎了一小会儿,但很快就被征服了。

因为实在太舒服了……

黄少天充当的人肉坐垫是温温热热的,还非常有弹性,加之这个人还温柔地帮他顺毛,他几乎都不想起来。

他絮絮叨叨地说,我从来没发现我是猫控!所以,斑斑以后我把你抢过去,不让小周养你了好不好。

周泽楷因为这句话抬头,一瞬间看到他那双在阳光反射下显得琥珀色的瞳孔时,他想回答说好。

黄少天楞了一下,笑着说斑斑你是不是听得懂我说话呀,你再说是对不对?

嗯……

哎呀,你的眼睛太好看了,让我都不记得我在说什么了。

你的才好看。他想大口说出来,但却没法口吐人言。

好啦,斑斑。我不会真的和小周抢你的。只要你准许我那么摸摸就够啦。眼睛别瞪着那么大了,好好睡会儿吧。叶修从厕所出来了,我们要开会了。不过,周泽楷到底去哪里了……

在你的腿上呀。

周泽楷闷闷地发出一个声音,脑袋缩回身体,牢牢地蜷缩在一起。

他想要好好地醒着,却因为背上的抚摸太过温柔,很快地就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梦乡。

他好像听到黄少叫着大眼快给我们拍照,然后他被一双手捧着,轻轻地放在了沙发垫上。

好睡,斑斑。开完会再来找你玩。

 

周泽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正睡在沙发上,房间里空空落落的,什么人也没有。

只是个梦吗?他不知道。

 

 

 

-The End(?)-

感谢阅读


题外话:

小雪豹长这样:


其实文中那么小的雪豹应该属于还没长开,全身黑褐色比较多的样子。但私心设定周泽楷长上面那张图那样,只是更小一点。

最后的最后,祝周泽楷生日快乐!

我喜欢你!大家都喜欢你!


……或许会有续?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