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周黄】苏格兰风情(下)

抱歉私人原因,注销不老歌,还想看的各位下载吧:百度网盘 密码:rtj8

*这难产的娃总算生出来了,感谢镜子天天死命催着我,如果要看上,请点:

*非常感谢下方有位gn纠错苏格兰裙子的款式……抱歉这里就勉强改成仿制的轻薄款,方便文章里面的套上套下。

*字数……爆了,第一次写那么那么长,要知道这只是篇情趣play。。

*建筑设计师周x法语同声翻译黄(一定要记住呀,因为下面有这样的称呼)

*太长了,可能会有称呼bug欢迎指出


“周泽楷,回来啦?你别忙,手里的是什么东西啊,让我先看看。”

“没有!”

周泽楷的回答意外地坚决,这不禁让黄少天反倒是升起了几分好奇心。他快速走到恋人的面前,也没争抢,伸长手臂做出一个讨要的姿势,脸上有点审问的意思。

周泽楷一副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不敢看黄少天,转身去翻柜子取出新的毛巾和浴巾,但手臂依旧死死地夹着这叠神秘衣物。他把浴巾披到黄少天赤裸的上半身,并想要抬起手帮忙擦拭对方尚有些滴水的头发。

虽然浴巾是勉强披上了,但手上的毛巾却没成功,因为黄少天往后头退了一小步。他的眼睛来回扫视着格子衣物与周泽楷的脸,说道:“交出来看看,这么遮遮掩掩的。要你不给我看了,就你这嘴能解释的清楚?真要我误会呀,周大设计师?”

周泽楷这下不着急也得着急了,毕竟每次黄少一用这个称呼他准没什么好事。

可是这手里的东西,好为难呀……

他低头看了看衣物,又小心翼翼地偷窥了一下黄少天的表情,最终硬着头皮交给了对方。

黄少天势在必得地接过了这堆格子绒,到底有点开心他的周泽楷还是那么听自己的话,随口就表扬了几句,听得周泽楷第一次因为这些漂亮话而手足无措,他几次看着对方手上的衣服欲言又止,但能做的也只是帮忙擦干头发,直愣愣地看着黄少这边顺利地拆开这包东西。

黄少天慢条斯理地先抽出了放在最外面的绿色纹大红格布料,并把剩下地毫不担心地交还给周泽楷,他展开衣物:“这个料子摸上去还挺舒服的,摸上去是羊绒?看长度所以是中短裤?这不是挺正常的嘛,周泽楷你有什么好遮的啊!”

“……”

“等等,档呢?这裤子的档呢?次奥,这是条裙子啊!”

“……嗯。”

“我靠!这是买给给谁穿呢,尺码好大!不对,这个尺寸……”

他拿起裙子往周泽楷的腰比了比。

“……卧槽,没看出来啊,周泽楷你还有异装癖?”

“不是!”周泽楷这次的反应更快了,他的脸上开始慢慢泛红,等整个脸都涨红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好解释。

黄少天看他这样子倒也不着急,就站在边上开始单手擦起头发来。

“……仿制的苏格兰。”

结果半天周泽楷也只吐出来四个字,但这也让黄少天听得非常明白了:“说是苏格兰裙我倒是能理解,起码你也去过爱丁堡做了半年交换生,可仿制的又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可不管,既然今天翻出来了,那穿给我看看啊!哈哈哈,周泽楷你这就叫作茧自缚,等会儿一定要留张照片当屏保!”

“不要……”

“什么,不要?那周泽楷你买来干什么的,不就是买来穿的?对了,你把剩下那包东西都倒出来吧,我看这整个是不是就是一套啊,颜色款式都挺漂亮的。别害羞嘛,来,穿个给学长看看!”

周泽楷也没直接回答,自暴自弃地把里面剩下的衣物都取了出来。除了搭配的上衣于长筒袜外,竟然还有另外一套款式一模一样的苏格兰裙,看那裙子的尺寸真是一目了然。

“……”这下倒把黄少天噎住了,连这个周泽楷都要买情侣装也是把他惊到了。

说是仿制的,那到底什么时候买的?回来之后?还是就在当地?

还没等黄少天这边想个明白,周泽楷突然打断:“一起穿,就穿!”

翻译官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的,但是他脑子一转,立马回答:“好啊,那就一起穿好了。不过,我们需要谁也不看谁背对背换衣服。”

“为什么?”

“增加惊喜感啊!好了,周泽楷,你把衣服给我,我先去浴室换了啊。”

“嗯。”周泽楷也没多想,听话地递给黄少天他的尺寸。

 

黄少天“啪”地一下关上了门,就把这一套苏格兰衣物随手搁在了挂衣架上。当然,他是不会换的。他的目的只是为了看周泽楷嘛。他盯着裙子偷偷乐了好几分钟,才隔着门问:“周泽楷,你换好了没有啊,我说上衣就穿件白衬衫就好了,关键就只是裙子啊。”

“三分钟。”

黄少天可是等不了那么久,不过是半分钟,他就好奇地悄悄打开一条缝。

那时候的周泽楷,下半身已经整整齐齐的了,正在对着镜子补齐白衬衫外的背心与夹克。

意外的是,这身装束一点也不好笑,反而衬得周泽楷越发英气逼人,活脱脱一个苏格兰绅士样儿。这让黄少天不禁又嫉妒起小周的面皮来,这家伙还真是穿什么,什么就好看。

他回头看了看挂衣架上的服装,被周泽楷那样一穿差点就动了试试看的心思。当然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只一把抓下那一套苏格兰制服,“呼”地一下子打开门,道:“周泽楷,你怎么穿什么都好看!这是条裙子啊,你怎么还能穿得一本正经,让我连个嘈都吐不出!”

“少天,没穿。”

“周泽楷你穿的太好看了,我一穿不是就把自己给比下去了!我就不穿!”黄少天倚在柜子边上,耍起小性子。脑子又是灵光一闪,反正说到底他就是看不过去周泽楷那么得意的样子,“听说,苏格兰男人穿裙子可是不穿内裤的啊,小周你有没有好好遵守人家的规定啊,来,掀起来给我看看嘛。”他配合着还露出个流里流气的微笑,跟个流氓调戏人家小姑娘似的。

这边周泽楷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不过也没真掀裙子:“穿了。”

“诶——周泽楷,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既然穿得那么正经,里里外外可都得应该符合规定啊,你说是不是?嗯,脱了吧,顺带跳个什么苏格兰舞。这裙子飘来飘去的,下面通风肯定特别凉快。”

周泽楷没有说话,眼睛看着自己亮了起来。熟悉他这副摸样的翻译官只觉得身上一阵寒意,明显的,他的恋人正往自己身上动歪脑筋。

“嘿,周泽楷,你别耍什么滑头,好好脱了。反正,这裙子我是不会穿的,你看好,我把它放……”

这话没说完,就被周泽楷的龌蹉行径吓住了。

“你怎么——周泽楷你耍流氓!”

周泽楷仰起头来看了一眼黄少天,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然后重新低下头,很听话地在脱起内裤来。他的动作非常缓慢,弯下腰后偏长的留海遮住了眼睛,但露出的轮廓偏生因动作带起一股色气感。裙子被他撩起了三分,露出白皙的大腿因微蹲而绷劲着凸显形状优美的肌肉曲线,再加上那已不束缚在内裤内的柱体因重力的关系,往下垂在裙子而显出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

好热。

除了身上开始泛出热意,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喉咙也开始干涩难忍,他咽了口口水。这样的场景,他总觉得不应该看,但是眼睛却不归自己管。

终于,周泽楷把内裤完全地脱离了下半身,笔挺地直起身来,和刚才穿着的样子没有任何差别。

但是,这回完了的是黄少天,他的脑海里现在就回荡着一个事实。

周泽楷没穿内裤。

没穿内裤。

内裤。

……

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看着对方半身以下的部位。周泽楷正面对面地朝他走过来,裙摆的确稍显大些,但这似乎阻止不了他的鸟正空荡荡地随着走路晃来晃去。即使隔着一层布,黄少天觉得这比不遮还放荡。

“周……周泽楷,我警告你啊,别乱唔——”

后半句话已经被周泽楷吞进嘴里了。

第一反应是抵抗的黄少天,很快沉迷于小别胜新婚的热吻中了。周泽楷的舌头颇有些横冲直闯的意味,技巧什么的在急切面前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不同于往日的轻柔,今天的设计师蛮横地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每一颗牙齿都没有放过般地上上下下舔舐着。太过激烈的吻让翻译官的嘴唇根本来不及闭合,纠缠着的液体就随着口角流了下来。

有点太过分了。

黄少天使劲地推开恋人,气喘吁吁地瞪着周泽楷,想擦拭沾湿的嘴边。

然后他的嘴边被另外个湿润的物体接触了。那是周泽楷凑上来,仿佛小狗般舔舐从嘴角到下巴的部分。

越舔越湿。

“你倒是让我擦一下啊,周泽楷嗯——”

不知什么时候,黄少天已被推着倚在了墙上,上半身披着的浴巾也掉在了地上,而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被周泽楷完全掌控。左胸上的凸起正被这个人用右手掐玩着。

要站不稳了,黄少天双腿发软,全凭着周泽楷左手在后腰处撑着。

“去床上……”

“嗯。”

“等等!”黄少天突然惊醒一般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羞耻地看着还没铺好床单、缺少一个枕头的大床,马上说道,“去沙发那里吧……”

“床……?”

“不准问!” 

“哦。”

周泽楷本还想仔细观察这床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被黄少天拉着就只能往客厅里走。不过在走之前,他趁着恋人没注意往地上与床边取了两样东西。

 接下去才是正片:不老歌


“去清理?”这会儿身边的人已经渡过了不应期,就想坐起来询问恋人的意见。

“我一会儿自己去,你看看你的黑眼圈,快先睡会儿吧,好久没睡好了吗?这次又熬夜了几天?”

“嗯……没关系,有休息。”

不过这话说出来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他跟着打了一个哈欠,眼皮都有点再打架,就差闭上去了。

“等等,周泽楷你别先睡啊,我要和你说一句很重要的话。吾……”

支支吾吾了半天,黄少天总算猛吸了一口气,准备说了,但因为对方热切的眼神还是没说出口,话一出口反倒变成责怪起周泽楷来。

“周泽楷你知道吗?你已经有十天没回来过了!衣物都没人洗,饭只能在外面吃,床也是太大了睡得不舒服。”

“对不起……”

“最重要的是,我……有点想你。好吧,不是有点,是很。我很想你,周泽楷。以后别出去那么久了,好不好?”

“好。”

“还有……吾欢喜侬。不准笑我啊周泽楷,我知道不标准但是……”

周泽楷的嘴角慢慢地地向上勾起,笑意似乎从他会说话的眼睛里不断地涌了出来。他猛得抱紧了自己的恋人,在他的耳边说道:“是爱,不是欢喜。”

“你怎么……怎么下半身又精神了周泽楷?你不是累吗?”

“累,不做了。只是高兴,因为少天喜欢我。”

“……你”

“我爱少……”

想等天字出来的黄少天半天没等出个所以然,他仔细一看这个家伙已经睡着了。他轻轻地脱开他的怀抱,在恋人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我也爱你。”

 

 

-小剧场1-

洗衣机就被阿黄用了那么一次就坏了,原因是他把整个枕头丢进去洗了。

小周后来问过为什么是自己的枕头,阿黄支支吾吾地回答不出来,只说自己睡错了枕头。

当然聪明的小周联想起当天发生的一切,什么都懂了。

他暗搓搓地想着下次是不是在卧室里装个摄像头。

 

-小剧场2-

*此梗来源于心友。

阿黄说反正有裙子,为什么不体验一下玛丽莲梦露的感觉。

家里没买什么电风扇,小周灵机一动地用了吹风机,当然这控制得不够好,裙子下面又什么都没穿,然后又发生了该发生的事。

 

 

-The End-

感谢阅读


胖友们看我写得那么长,给点鼓励给点评论嘛!


评论(2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