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御泽】Can You Hear My Heart?

此篇收录于与H太太合作的无料「ミユキ、ダメなの」中。本来想赶在同一天发的,一看还是过了一天orz。

依旧是拖后腿的柴,但还是希望大家有耐心看完我的对话体。


如果你接受:

这是一个非常不认真负责的对话体无料。

那么请看下去吧。


1

“泽村,你别跑,给我回来!”

这是御幸一也第一次追着他的投手屁股后面反过来问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第一天躲着他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错觉。可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不提仓持,就连前园都跑过来问他是不是欺负泽村了。

“泽村,乖乖过来的话,明天我可以多接你10个球哦。”

“你又在骗我了!”

他站在宿舍门口距离御幸十米远的地方大声的回答道。

泽村的嗓门也是出了名的大,就那样一句回答,宿舍里的大家纷纷探出头似乎想见证这一场八卦的发生。

“不是又吧……”

躲着他的投手突然向他冲过来,习惯性地揪上他的衣领。

“我就是知道你在骗我!前两天也是!”

但就算是这一次,他们面对面的时间也绝对不超过十秒,泽村好似烧着手般先一步撤离了他的左手。

“你不要总想一些奇怪的事了,我要先回宿舍休息了!”

他绕过堵在门前的仓持,身影迅速地隐入门内。

“想奇怪的事?”

在御幸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的队友们已经在用探究的眼神打量他了。仓持更是已经窜到了他的面前,黑着脸警告他别再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可是他还什么都没做啊……他只是单方面地被那个家伙迷倒了而已。

青春期的躁动他也算是第一次明白了,就算是平时伪装地再好、再是正常不过的样子,刚才他们距离那么近的时候,他的心脏无法自控地迅速泵出新力度,满脑子飞过的想法是“泽村怎么那么可爱”的一句话。

啊,真是糟糕。太糟糕了。

“喂,你在傻笑什么?”

“不……什么都没有。”

“满脑子和泽村的黄色小电影?”

“喂!我才没有那么h好不好?我只是单纯的觉得……”

“停,我不想听你这个基佬说话!反正请你注意一点平时的言行,你的痴汉会把泽村吓跑的。”

“可我什么都……”

“今天我有点困了,先回宿舍了。”

一如既往地,他的恶友没有好好听他的解释,先一步拍拍屁股走人了。

他真的表现的很痴汉吗?那么作为整个队伍的核心人物,他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的言行了。

 

2

泽村大约是在三天前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生病了。

可是,这样的症状在他意识到之前,其实已经隐隐约约持续了两天了。当初,他只是觉得周围大家怎么那么吵,甚至连在考试期间都能听到有人对答案的声音。不过也正是托这些人的福,泽村觉得这次的期中考试绝对不需要再补考了。

可这么宁静平凡的日子在第三天,被某个混蛋眼镜打破了。

那是发生在考试之后的投捕练习前后——

“哟,泽村今天心情很好嘛?”

“我考得很好啊。”

“哦~不是打了什么小抄之类的吧?”

“……没有。”

“做了就做了嘛,泽村就是个笨蛋大家都知道的。”

“我才没有!我也不是!”

「几天没看见这个笨蛋炸毛了,真可爱。」

御幸一也的手就要说着伸过来摸他的头,泽村一个激灵往后退了几步。

“御幸前辈你刚才说了什么?”

“说,”他笑眯眯地靠近他的耳朵,“泽村是个大笨蛋。”

“快开始投捕练习吧!混蛋眼镜!”

「这样泽村会害羞吗?那么以后多做一些好了。」

“御幸一也,你又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来,开始吧。”

真的投捕练习的时候倒也还好,两个人的注意力大约都是集中在练习之上。但在收操的时候,他总能听到御幸一也在说一些奇怪的字眼,比如可爱、亲、抱之类的非常亲昵的单词。

这些……都已经能称得上是性骚扰了吧?

当时,他非常认真地向御幸说道:“御幸前辈,你不要对我说一些奇怪的话了。”

“……?如果是练习的注意点,我想你可能比我更了解下一步该怎么做。”

这个家伙为什么突然那么正经了啊,那让他怎么把那些羞耻的话说出口啊。

“就是那些……那些你说我——”当泽村想鼓起勇气说下去的时候,仓持前辈出现了。

“哟,快吃饭了,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磨蹭呢?”

「不会真的在谈恋爱吧?」

“谈恋爱?????仓持前辈你在说什么呢!”

“哈?所以你们是真的……?”

「御幸成功了?这种事怎么可能相信啊!就凭这个痴汉眼镜和迟钝笨蛋??」

“笨蛋!仓持前辈为什么老说我笨蛋!你不相信的事情为什么会那么认真的问我啊?”

“……泽村,你和我过来一下。还有,御幸你不要跟过来。”

“嗯?”

泽村被仓持拖着走了,留下了独自茫然的御幸。

而之后,也正是经过仓持前辈的提点,泽村才知道他病了。

——他大概是得了能听到所有人心里话的病。

不认真注意听的话,只是嘈杂的人声背景。如果他把注意力放在某一个人身上时,他的心声就会和说话一样清晰了。

“泽村,你竟然有超能力了!这种能力不是在赛场上很有用吗?不过对于你这种笨蛋能好好分析吗……”

“仓持前辈!不要把你心里想说的话都张口告诉我了!真的说出来会很伤人自尊。而且……我觉得我是生病了,否则怎么会听到御幸前辈说一些奇怪的话啊?那些根本不是他的心声吧!”

“哈?”

“就什么可爱的,还有一些话奇怪的我都根本没法说出口……”

「好像在被塞狗粮。」

“狗粮?”

“某种意义上,我很同情御幸是真的。”

“什么?”

“没什么,我们去吃饭吧。”当仓持把身体背过去的时候,泽村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原来这样可以听不见对方在想什么。那么对御幸前辈也那么做不就好了?

 

3

现在,5号室内。

“泽村,你这样,可是连让前园都去问御幸发生什么事了啊。”

“泽村前辈和御幸前辈怎么了?”

“你看,连浅田都觉得奇怪了!”

过了好一会儿,泽村才从床上爬起来,他很认真地跪坐在仓持的床铺前,询问道:“……仓持前辈。”

「御幸的事?」

“是。”

“……还是好不习惯你那个能力。”

“我应该怎么做才好呢。一接近他,那些奇怪的声音总会干扰我。”

“越是害怕问题反而越没法解决,泽村。你找他好好谈一下。那些杂念……你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的话上不就好了?”

“哦!!!果然不愧是仓持前辈!”

「那个家伙要是没有这点克制力,那就早点滚蛋吧。」

仓持前辈的心声有时候泽村也是无法理解的,但他的担心泽村还是感受到了。

“不用担心了,仓持前辈!我其实已经发现解决方案了!”

“哈?”

“只要你背对着我,我就完全不知道你的想法了!”

“……那你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赶紧给我好好解决去!”

“哇呜——不要踹我屁股啦……”

泽村打开门的时候,正见那个罪魁祸首站在他们寝室的门口准备敲门。

“哦,泽村啊……”

泽村已经条件反射地把门关上了,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你在干什么泽村?”房间里的仓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关门的声音太响,浅田也探出头露出询问的眼神。

“仓……仓持前辈,就……也没什么,我忘记带东西。”

“泽村,出来,我们好好谈一下。”门外的声音完美地捅破了他的谎言。

“出不出去啊,泽村。你难道是想让我把你赶出去?”

“……我这就去。”

他深呼吸一口气,把门打开了。

 

4

与仓持分开后,当御幸回到寝室之后,他发现整个房间气压都很低。

木村坐在座位上,对着御幸使了个眼色,让他看看另一边的后辈。

奥村正眼神凶恶地盯着他看。

“你有什么事吗,奥村?”

“御幸前辈如果搞不好队内关系,那还不如让我上场。”

“……我和泽村那么明显吗?”

他看向另一边的木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很诚实地点了点头。

他与泽村的问题原来已经那么严重了吗?如果连非一队的队员都能发现他们之间的问题,那么下次在练习赛中只会向对手露出更多破绽。

恋爱还真的会使人盲目呢……御幸觉得自己在泽村的问题上,早已失去了本应有的理智。

可是,关键问题是他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对方,更不知从何解决。目前看来,剩下的方法就只有沟通了吧。面对泽村的时候,他也该向仓持说的一样,多注意一点了。

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他决意去找他的投手。

上下楼只是一分钟的事情,当御幸站在5号室的门前时,又犹豫了。但在他还没做好任何准备的时候,泽村开门了。

当他见到他时,好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又“啪”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原来是真的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御幸这一次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大门。等待了几分钟之后,对方终于开了门。

“御幸前辈,请背过身对着我!”

“背过身?”

“不要问为什么!就那么做!我会好好地跟着你,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谈谈吧。”投手几乎没给他什么反应时间,强硬地把他整个调转了方向,并用手在背后推着他往前走。

他转过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又把他的头扭回了正前方。

“御幸前辈,不要转回头看我,干脆也别说话了!我们去后操场那个有台阶的地方,我一会儿会把什么都告诉你的。”

当泽村把手捂住他的嘴,几乎整个人贴住他在他身后走着的时候。御幸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这只手,是一只训练后、充满男子气概的手,但他却想亲吻那布满茧子的每根手指。

如果可以的话,那么他现在悄悄地亲一下他的掌心会被发现吗?

当然,御幸一也只敢那么想,他却没胆量去做这件事。他甚至紧紧抿起他的嘴唇,一丝空隙都不给自己钻。

 

5

“御幸前辈,你就那样走下几格楼梯。不要看我!再回头我就不和你好好说话了!

“好了,这个距离就可以了,坐下来吧。”

泽村有点分不清是他紧张的原因,还是天气开始闷热的缘故,他捂住御幸嘴的左手带着烧起来一般的热度。当他用脸感受这只手的温度,甚至觉得整张脸都被烧红了。

他还记得这只手所触碰到的,那份柔软的、独属于嘴唇的质感。

都怪前两天接受到一些奇怪的信息,搞得他也有些不正常了。

“泽村,你要和我说什么?”

御幸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因为背对着自己,不负以往那般清亮,有些闷闷的。

从来都是面对面聊天的泽村,这样的聊天模式反而让他感到很新奇。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对方的问题,反而悄悄地在他距离几个楼梯之远坐了下来。

“泽村……泽村,你还在吗?”

看不见人的御幸声音带着一种焦灼感,他等了大约五秒之后,回过头去看。这才发现对方正笑着,有些得意地看着他。

“御幸前辈,我在。好好地背过去,我会解释的。”

“不逃了?”

“你不看我,我就告诉你原因。”

“……好吧。”

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御幸很想回头去看,但还是忍住了。

“我换了位置,现在就在你背后了。”

声音似乎就在耳后,御幸紧张得几乎下意识就想往前缩,但他勉强地维持了原来的姿势。

“御幸前辈这样和我说话,会很紧张吗?肩膀都僵硬了!”

“……没有。”

看着身形有些僵直的御幸,泽村第一次发现这个前辈原来也有那么可爱的时候。

——等等为什么是“可爱”呢?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觉得另外个比他更大只的男性可爱?

想起“可爱”两个字,让泽村打了个寒颤,一下子把他拉回现实。

“御幸前辈,我最近大概是生病了。”

“你没事吧,泽村。”

“不用担心,不是什么生理上的病,是我好像,听得见别人心底的声音。”他随后解释了一下这个病症的具体症状,然后发现对方的肩膀几乎僵硬的一动也不能动了。

“……”

“啊,不过好像针对御幸前辈,这个病症会变得意外的奇怪。我老是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你说话的声音,但又不像是你的心里话,所以都不能好好跟你说话。”

“比如说……什么呢?”

“就是……还请御幸前辈不要笑话我。比如说我「可爱」之类的。”

“……”

“御幸前辈不要不说话啊,这样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是真的呢?”

“你说是真的?哈哈哈不可能啦,这个频率也太高了!而且还混杂着更多奇怪的词语。”

“频率高?如果是偶尔就可以?”

“……话也不是那么说啦。就像我刚才还觉得前辈可爱呢?御幸前辈是那种一定要面对面交流的类型吗,背对着就会没自信了?果然各种意义上,是个除了棒球就不行的家伙啊!”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泽村!”

“不行的家伙!”

“……”在御幸忍不住要回头的时候,泽村先一步用手固定住了他的颈关节。

“说好了不可以回头的,我们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呢。”

“……为什么你觉得这一定不是真的?”

“我刚才说过原因了,御幸前辈!”

御幸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泽村,我啊……”

但很快就被泽村打断了:“御幸前辈,你知道吗?这个病被仓持前辈说是一直超能力,说是可以探听敌报。但他又嫌弃我太笨,说我分析不了战况。御幸前辈觉得怎么样呢?这算是超能力吗?”

“泽村,你……”

现在这是他与泽村的问题,为什么他会插入棒球的问题呢?但是,对方依旧选择打断他,不给他回话的机会。

“可是要一直这样听来的东西是真真假假的,得到的情报也说不定是假的!这样还不如听不到呢,你说是不是啊,御幸前辈?”

“泽村!”

「好好听我说话!」

“哇!我都说了!御幸前辈你不要正对着我!我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你再这样,我要走了!”

泽村紧紧地闭着眼睛,好似能减轻他的病症。他想要用手捂住耳朵,手臂却被紧紧抓住。

“你已经知道了吧。”

「这一切都是真的,所有的都是真的。」

“你听见了吧。”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才是我真正想要告诉你的。”

「可即使不告诉你,你也是知道了吧。那又为什么逃避一样地不愿意承认?」

泽村一如反常地沉默了许久,久到御幸都想要放弃得到对方的回答了。

“反倒是你,御幸前辈,你是真的想告诉我吗?一个人的心意,如果不是经过他亲口承认,真的足以去相信吗?”

“你现在相信了吗?”

“相信了。”

“那就好,但是……”

「我更想知道的是,泽村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呢。」

“御幸前辈请好好地把自己的想法大声说出来!”

“……我呢,你对我呢?”

“那我就不客气地说了,自从能听到前辈的心声,我就怀疑你是个变态。”

“喂!”

“所以我才一直认为你这些想法都是假的嘛?否则这两天前辈就已经被牢牢地贴上‘变态’的标签了哦。”

“……才不是变态啊。”

“但是,就在刚才。被前辈那么随便地告白之后,我倒是想通了。”

“随便……一点也不随便啊!我可是鼓起勇气才说的!”

“之前,我也说了御幸前辈‘可爱’了。这种心情,果然只有喜欢才能做到吧?

“嗯,所以呢,我也喜欢前辈。”

“……诶?”

“我说,我喜欢御幸前辈这个‘不行’的男人。”

“为什么有这个前缀形容词啊?”

“因为你根本不愿意告诉我吧,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病,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啊。我看的少女漫,可全都是男主非常有男子气概地先一步告白的啊!不告白的全是默默在背后支持的二号位呢……”

“这和少女漫有什么关系……”

“你这样的男二就由我这个男一接收吧。我们交往吧,御幸前辈?”

“哈?”

“你不想要,那就算了。”

“喂……”

「没人说不想要啊!我很想要!!」

“嗯,听见了。还是想听你说出来。”

“……我们交往吧。”

“好。”

泽村笑着拉住了御幸伸出的手,他的眼睛里盛满着最漂亮的星星,令人炫目得睁不开眼。

御幸想,他今天要输了那么多,总要扳回一局。

“嗯?”

在泽村还没意识到这个想法的真正含义时,他的嘴唇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覆盖了。

 

5.1

“御幸前辈竟然搞偷袭!!”

“脸那么红地说出来根本没什么威慑力啊,泽村。”

“……好像你的耳朵不红一样!”

“……嗯。”

“……”

“干嘛不说话了,泽村。你听得见吧。”

“听不见了!诶???我听不见了!哇!!御幸前辈,现在,接我的球吗?”

“……”

“你同意的话,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

“……泽村真是变狡猾了。”

“因为是御幸一也的男朋友嘛!”

“那就去,说好了,我想要这个……愿望。”他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

“诶——??御幸前辈是真的变态啊!”

“不同意就算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知道了!就一次啊,说好了,不许耍赖。”

“那就先去接球吧。”

 

-The End-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