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御泽】论如何合理地引导他的投手

ここは終わりじゃないよ。 后篇

前篇点我


*是肉,完整版见 AO3



喝酒的时候很爽,宿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泽村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头都快炸了,身体也有种沉重感,无法像平时那样行动自如地操控自己的四肢。

这里是哪里?

他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一边的电子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靠近窗台处的写字桌上放着一些日用品,边上留着一张字体很熟悉的纸条:


洗漱用品全在这里了,睡衣先穿我的。放心,内裤是新的。

对了,洗澡好后,记得吹头发。然后给我把床单被套枕套全换了,脏东西扔在洗衣娄。

我在隔壁房间,肯定不会比你起得早。

不要叫醒我!

M留


昨夜的记忆他立马全想起来了,整张脸都烧红了。当时因为困意与醉意把整个脑子弄糊了,大脑仅仅做到接收信息这一步,根本没来得及消化理解。

这个嚣张的名捕手御幸一也竟然也会喜欢上人?而且那个人竟然恰好是他?

所以,他为什么要先告白啊!

虽然有些悔恨不能更好地钓一钓对方的胃口,但他目前的心情是开心到爆炸,宿醉什么的都是假的。他差点下意识地就想冲到隔壁房间去叫醒他未来的恋人。但是现在还是先完成纸条上说的事情吧——大概他需要冲个冷水澡来冷静一下。


前辈的睡衣有点大,让泽村有点郁闷。本以为七年间的锻炼能让他超越一下某个人,但现在似乎是很难再做到了。可仅仅是穿着他穿过的睡衣,就让泽村有种被他的气味环绕着脸红心跳的错觉。

他摇摇头,赶紧把这些不安定的想法压下去。

他乖乖地做着御幸给他安排的一切。包括吹头发、整理被铺。

他终于可以去他的房间了!


——这个人故意的吧,说是不要叫醒他,房间的门却根本没关严实。

他悄悄地推开门,从门的缝隙看。他还在熟睡中,眼睛上蒙着眼罩,睡姿与多年前一样安稳地平躺在当中,即使他如今的床起码还能再睡一个人。

他要不要叫他起床呢?

他这样看着他,变得也一起犯困了呀。

那么大的床,一定很舒服吧,还不如让他躺上去试试。

泽村那么想着,从客房把枕头拿了过来,悄无声息地躺在了靠近他心脏的那一侧。

他侧着身看着那张因岁月雕琢得更为立体的脸,觉得似乎什么都没有变,也似乎什么都变了——他仍旧不会对自己说一句好听的话,但他站在那里静静地回头看他。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啊,御幸一也。不过就是个kuso眼镜……”

说完这句话,他就又重新陷入了梦乡。


御幸早就醒了。不如说,他根本没怎么睡。

昨天半夜把喝醉的泽村搬上客房,又想起给他备套生活用品。仔细检查一看,最重要的ky和套子家里没有。

于是半夜三更带着酒气就直奔便利店去。故意没买睡衣,却顺便挑了套情侣杯。

再赶回公寓洗个澡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接着想起来去客房给泽村留张便条,在他的床边看了好久才很不甘心的跑回自己的床上睡了。

迷迷糊糊没睡着多久就听见客房传泽村洗漱的声音,他又来精神了,等待着未知的惊喜发生。

然后就是泽村推开门的声音以及躺在他身边表白的话语。

的确是有够惊喜,但在他等待着泽村下一步的时候,身边的呼吸声却慢慢平稳下来,他摘开眼罩发现只有这个贪睡在他身边的笨蛋。

啊,真的是……拿他没办法啊!

他往左边移了移,忍不住亲了亲窝在床边的那个额头,把那个侧躺在他身边的家伙往中间移了移,并抱得紧紧的。

床买的大小合适。

他那么想着,也被传染了困意。

他竟然这样抱着他就已经很满足了……那就一起睡一会儿吧。

等到他再起来的时候,他才有力气想和他做一些更亲密的事。

接下来大家移步 AO3 吧



-番外小剧场-
“对不起,荣纯,我忘记带套子了,带你去清理。”
“不要!”
“啊?”
“前辈不要叫我荣纯!感觉好刻意,有什么阴谋一样!”
“……我们算是交往了啊,泽村。”
“嗯,这样才对。那么我还是管御幸前辈叫御幸一也吧!”
“哈?”
“带我去清理吧,御幸一也。我原谅你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为什么要喜欢这个家伙啊!




对不起偏题了??!
但我就是想起这个名字而已。
所以肉是很很难吃的,推荐大家去看rinpa(林ぱ)太太的肉才好吃!
就是这样。
之后还会有两个篇章,“仓持的愤怒”与“泽村的秘密”,填一下大家其实没发现但我想补充的坑(。)
我给自己起了个系列名叫“ぜひ最後まで待ってで!”与“ここは終わりじゃないよ。”
回头会把名称补上。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