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御泽】卒業式

ぜひ最後まで待ってで!”后篇

前篇点我

*御幸三年

*与前篇联动看更好



不是第一次面对前辈的毕业了,但这一次远比上一次更加难受。然而,此时的泽村有点哭不出来。

“泽村,我们这就要走了。虽然是有点舍不得你们。”仓持前辈眼睛有些红红的,拼命忍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另一边的前园前辈则是哭的喘不过气来了,他目前的状态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但大致意思泽村是看懂了,是让他们好好继续打棒球,再去夏甲带监督拿一次真正的冠军。

阿宪前辈、白州前辈等另外一些前辈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让泽村继续加油。他们也刚刚哭过,脸上还挂着泪痕。

但还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关键的人。泽村的脸上一片茫然。

“如果你在找御幸,他大概在训练场附近,就那个他背着我们挥棒的地方。”仓持在他的耳边说道,“你去找他吧。”他拍拍他的后背,怂恿着泽村快点去。

——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你又不是毕业仪式的主角。我们才是。

“对不起,仓持前辈。”

“真是薄情的家伙。”

“?”

“快去吧。”

泽村没有理解他是的最后一句话,但他在此时也难以考虑那么多了。他悄悄地离开了这块充斥着悲伤的区域,往他想去的地方走去。

从一开始的快步走,到后来的大跨步,以至于最后是奔跑着的。

当他赶到那个地方附近的时候,他已经是大口喘气了。

“哦,泽村啊。干嘛跑得那么急。”

“……”泽村想张口找个借口,却一时半会儿什么话也说不出。

“我知道了,你是怕我先逃走吧!哈哈哈,你的前队长还没那么无情无义啊。我只是想在最后看一眼我们曾经努力过的地方。”

泽村难得地沉默了下来。

“泽村,你难不成是在难过吗?”御幸一如往常地笑了起来,揉了揉泽村的头发。

“泽村,你想抱着我哭也是可以的哦,今天我不会嫌弃你了。”

泽村想,他有一些话在今天一定要告诉眼前这个人。

“御幸……前辈。”

“连我毕业了都没法好好地叫我前辈啊,泽村,你啊真是……”

“我啊,一直对前辈非常尊敬。御幸前辈也是知道的吧,我是因为想要你接我的球才来的青道。”

他认真地看向对方,发现对面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认真,早已收起了那副常见的、吊儿郎当的微笑,静静地看向自己。

“可是,来了之后,我发现你所在的位置,并不是我一下子就能到达的。

“我总是努力着,为着球队,为着王牌的称号,但我更想得到的是御幸前辈的认可。”

“我早就认可你了,泽村。”

“这点我知道。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变得贪婪了,除了你的认可之外,我希望成为那其中的,最出色的,最独一无二的那个。

“也许是这样,但或许又不仅是这样。我有时候都不了解自己。但唯独有件事情我想明白了。

“我,想在你的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

“……”

“所以我不想在你面前丢脸,不想被你看不起。可是,我大概一直被您嘲笑着吧……”

他的泪水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对不起,御幸前辈。我一直对你不用敬语,也对你偶尔有些粗鲁的举动。但是我啊,我是真的……非常尊敬前辈。

“尊敬到偶尔觉得自己的心脏会疼痛的地步呢……”

“泽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御幸的语气十分严肃,但被泪水模糊了双眼的泽村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说错了什么吗?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决定继续说下去。

“御幸前辈,你知道我们是在春甲选拔决赛中输了吧。我非常的不甘心,这也让我意识到了我现今的不足之处。我重新阅读了你给过我们的书籍资料,同时也加大了自己的训练量。

“可是,在投捕练习的时候,我总会感觉缺点什么。

“现在,当御幸前辈站在这里的时候,我明白了。

“我果然没有御幸前辈不行。”

“说够了吧,泽村。”

“不……”这个字眼还没出来时,他在下一秒就被一个温暖的拥抱打断了。

“别说了啊,泽村,我真的听够了。”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在耳边响起。

“御幸前辈是哭了吗……”

“闭嘴。”御幸把头埋在泽村的领子里闷闷地说道。他的手把他扣得很紧,紧得让泽村发疼。

他在此时虽然很想嘲笑御幸难得一见的脆弱,但心底的酸涩感突然因为这样炽热的温度喷涌而出。

他也伸手将对方的身躯牢牢地抓住。不管不顾地将脸上分泌的东西蹭在对方的校服上。反正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穿了。

——御幸前辈,我还想和你一起打棒球啊!

他抽噎着断断续续地、含糊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但对方似乎是听懂了,有些不耐烦地嫌弃他啰嗦,却也认真地回答着知道了。

最后拥抱是怎么分开的,泽村也是完全不记得了。之后,御幸前辈估计实在是看不过去,用手替他擦了擦脸。

明明拥抱是热的,手却是凉的呢。

“脸太脏了,那么舍不得我吗,泽村?”

哭泣后遗症的泽村完全没法说话,只得点了几下头。

“这个时间为什么要那么诚实啊。我原本打算对你……”

“嗯?”

“放过你了,泽村。”

“??”

“如果你还想让我接你的球的话,跟上来啊。”

“うっす。”

“哦对了这个给你。”

“哈?纽扣?”

“没什么,让你收着就收着。”

“哦。”

“哦就好了?”

泽村一脸“为什么今天前辈都在说我听不懂的话”的表情。

“……泽村真的是笨蛋啊!”

“哈?”

“我也真是个笨蛋啊。”

“哦哦……”

他想说话却被御幸打断了。

“今天我就想听你说一些好听的话,就算是骗我的,我也会很开心哦。”

这样柔软的话语竟然会从御幸的口中说出,让泽村有些惊讶。

“我不会说假话的,御幸前辈。”

“嗯,我会等你的。所以,你会来的吧,泽村。”

“会来的。”

他呆呆地看着御幸,看见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异却漂亮的微笑,好似幸福却微妙地夹杂着几分苦涩。

还没等泽村想明白,那个人已经转过身去,对他说他们该回去了。

——待って、御幸先輩。

卒業おめでとう。


-The End-




之前就想说,我要写一个泽村先喜欢御幸的故事。然后,最后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了。

大概我是觉得一旦泽村先知道自己的感情了,那么两个人直接就能he了吧(那对我来说其实就没什么好写的了)。所以,这篇的荣纯他其实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但是他想不明白,于是他就像投直球一样,把他想说的全都告诉御幸了。他想让对方告诉他一个正确的答案。

可是,对御幸来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反倒说,就因为这样,御幸才更想珍惜吧。

这篇的视角完全没有御幸的成分,所以感觉上特别干巴巴的(其实我每篇文章都很干瘪就是了orz)。嗯,泽村这个笨蛋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心理活动吧???←我在写的时候就觉得很懵逼,我为什么要写泽村的视角。

总之,这篇的初衷只是想写一个为什么他们错过那么多年的故事啊,然后最后结尾不知道怎么写了就这么潦草的结束了……

下次应该能写肉了!!他们再也不会错过啦,只是在这个阶段而已。

青涩的恋情大概总是有始无终吧,可是这样才会更好吃嘛。

爱他们两个人!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