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御泽】NO MORE REGRETS

ここは終わりじゃないよ 前篇

后篇点我


*双职棒,然而加入的球队我完全不了解……但因为不是文章的重点,有错误请原谅指出

*对不起,请接着ぜひ最後まで待ってで!  看,因为有梗连着

*感觉又虎头蛇尾了,老毛病


又是一年冬天了,休赛期的御幸难得在公寓闲适地过完一天,却不巧仓持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有ob会,御幸本想拒绝也不太方便张口,毕竟他高中时代的投手们都会从北海道和大阪都会赶过来参加聚会。

“你就不想见见他们吗?特别是泽村。”

旧友怎么又提起这个名字了……他们今年在赛场上明明碰过面了吧?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就是了。

“三年前你不是还很期待嘛,虽然最后是没见到,但这次不会错过了,他绝对会来的。”

“上次我不是……”

“行了,喝醉说的也是真话。反正我知道这次你会来,就通知你一下而已。”

根本没给御幸多说几句话的时间,电话就挂了。御幸头疼地看着手机,也还是乖乖地换上出行的衣服,准备出发了。

ob会这件事,其实每年都有,但御幸嫌麻烦一般都会拒绝。三年前是因为庆祝克里斯前辈加入湾星,又恰好在东京,他才勉强地露一下面。

不过,没见到他的投手。嗯,他曾经的投手。

他的确是听说这个笨蛋每次都会来参加ob会。但恰好在三年前他去的那次出了乌龙,他因为买错车票根本没法到现场,只能打了个视频电话算是勉强来过。

当然还是打给克里斯前辈的。他有些酸溜溜地想着。

对泽村而言,他们可能也最多只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罢了。七年间,仅靠着节日简单的问候勉强维系着联系。泽村的那些日常短信想必也是群发给所有人的。比如什么“我加入欧力士野牛队了!终于离各位前辈进了一步!”、“今天参加二军的正式比赛了!感谢各位的支持!”等之类,御幸都不高兴回应他。

当泽村最新发了一条他进入一军的消息时,御幸差点就想小小地祝福他一下,却感觉实在不符合自己的个性并没有发出去。

到最后,与他所在的队伍队交流后,祝福反倒变成了嘲讽,这回倒是顺利地发了出去:“只不过是个替补而已。”

但是,他没有收到回复,回想起line上的“已读”二字,他真真实实地再次讨厌起智能手机来。

他为什么要在七年前意识到他已经跨过那条线呢?当时,他还怎么想来着,似乎还在庆幸发现的早,还能来得及忘记。

事实证明恰恰相反。

他本就是个除了棒球之外,毫无生活情趣的家伙。随遇而安交的女朋友都一个个因为自己的无趣而离开了。

说到底,他对她们也不愿意多动一点心思。倒不如说,和她们交往的时间里,起码有二分之一的时间是他在比较如果是那个笨蛋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他从来都是个认死理的人,所以时间根本不能改变什么,反而让他更为执着。


快到达目的地了,他充分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开始加速运行起来。

争气点啊,你是御幸一也的强心脏啊。

然而,刚给自己打完气,他的心脏就停止运作了。

“喂!御幸一也!”

原因是那个吵吵闹闹的声音如同几年前一样,毫不客气地叫了他的全名。

他就这样鲜活地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变高了变壮了变黑了变得男子汉了……可是,他生气的表情为什么还是那么可爱?

御幸一也,从某种程度上说,你真是糟糕到不行。

他现在大概是没法控制住自己高兴的表情了,幸好带了口罩作为掩护。

等听到周边开始嘈杂的声音,他这才反应过来——他戴口罩帽子的本意是为了防止被路人认出来啊。

笨蛋果然是会传染的。

他赶紧拽着传染源往人少的地方走去,所幸这几年他也算长点眼力,没有咋咋呼呼的继续暴露他的身份。

“你这家伙真是什么时候都不省心。起码加个前辈啊。”走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御幸这才摘下口罩无力吐槽道。

“所以说御幸前辈,你那条回复是几个意思?前辈就没有做过板凳吗!”

“……没有。”

“超火大!什么啊!御幸一也,几年不见你怎么还是那么让人火大啊!”

“哦。”

“哦是什么意思啊,混蛋眼镜!话说……”巷子本就狭小,当泽村突然靠近的时候,御幸的呼吸几乎要停止了,“你怎么还是比我高啊!我明明长高了的说。”

这个家伙,说到底不就是个泽村而已。

御幸伸手使劲揉了揉投手的头发,趁此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啊!混蛋!”

在昏暗的路灯下,御幸竟然觉得对方的耳朵有点红,是他的错觉吗?

“还有,别这样笑啊!很……”他嘟哝着,后面一句话御幸没太听清。

虽然御幸是不在意和泽村多待一段时间,但他的手机已经在裤袋里震了好久了。他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仓持的夺命连环call。

“好了。走吧,我带你绕道走。”

“御幸前辈要好好负起责任来啊,你可不要带着我走错路啊!”

这个家伙总是在奇怪的地方特别不信任他。那时候和药师的对决也是这样。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还有导航。到时候前辈不认识路了,问我也可以哦。”

“笨蛋还是一直笨呢。”

“到底谁笨了,混蛋眼镜!”

大概会喜欢上这种笨蛋的人,也是笨蛋吧。

真好呢,时间也没有改变他。他依旧是七年前那个天真烂漫、口无遮掩的家伙。

御幸对着自己的暗恋对象依旧露出那个坏心眼的笑容,犹如多年前一样。

但他已经默默下定决心做一件他以前就决定要做、却从未行动的事了。


当御幸与泽村走进居酒屋时,几乎该来的人都到齐了。

御幸与众人寒暄了一会儿,被迫灌了几杯酒之后,泽村立马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

他们关系还真是好啊。御幸酸唧唧的情绪又往上涌了。

“脸色很难看,我已经闻到醋味了。”

仓持的观察力一如既往地超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坐到了御幸的身边。

“哦,你真的上起班了啊。不过西装还是不太适合你。”

大学毕业后,凭着大学因棒球积累的社交圈,仓持成了一家上市公司的职员,说是要好好养活未来的老婆和孩子。

“呵呵,少和我兜圈子。说吧,今天怎么和泽村一起来的。”

“偶遇啦……”

“真的?”

“还能是假的吗,我和泽村像是故意一起来的?”

“不像。”

太直白好像有点伤自尊了。御幸不开心地闷了一口。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仓持神秘兮兮地揽着御幸的肩说道,“我问了若菜。”

“若菜?”

“对,就是泽村的青梅竹马……干嘛,别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和她只是加了好友。人家都订婚了。”

“哦。”

“……真想揍你。”仓持额头上的青筋又见暴起,他喝了口酒勉强压了下去,“反正若菜说泽村一直没交过女朋友。和某人不一样呢……”

“……”

“还说泽村提起过御幸前辈。”

“什么?”

“不过我再问具体的,她就再没多说了。”

“你好好考虑一下。那么多年了,生个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啊。”

“喂……”

御幸本想叫住旧友,但只见他身姿矫捷地坐到泽村身边灌起他酒了,他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坐在隐蔽的角落喝酒了。

不过好景不长,这些老队友们最终还是凑到他的跟前,连带揪着半醉的泽村一同灌他的酒。本来是可以拒绝的,看着他们又要灌泽村,自己倒是忍不住挡酒了……明明和这个家伙还什么都不是啊。


人是说散就散了。仓持最后把醉倒的泽村交给了御幸,说着让他好好把握机会,也潇洒地离开了。

所以到底是把握什么机会,他只是把最麻烦的留给他了吧?

“诶,是御幸前辈啊。”

他还能认出他,看来还不算醉的厉害。

“泽村,你订旅店了吗?”

“旅店,什么旅店?去旅店喝酒?”

“……”他认真地思考起来问一个醉汉这些问题是干嘛的。

“我带你去我家。”

“不。”

“哈?”

醉鬼又使劲的摇了摇头。

“我讨厌你。”

“我是谁?”

“御幸一也啊!鄙人泽村荣纯讨厌御幸一也。最讨厌了!就是讨厌!讨厌!”

他的嗓门引起了一些注意,但因为不远处有个商业演出盖过了他说话的内容。

御幸茫然后,看着那个笨蛋毫无知觉的在那边重复着“讨厌”两个字,火气就一下子上来了。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周围的环境不适合交谈,勉强压下胸中的怒火,招呼了一辆车,把泽村塞进去,摘下口罩在他的耳边说道:“我先带你回去,你老实一点,泽村。”

他当然很不乐意地扭动着身体,张口就是想说要下车,但这一切都被坐在身边的御幸制止住了。

“没关系吧?”司机大叔似乎注意到了后座的动静,忍不住张口问了。

“不好意思,后辈喝醉了,我不会让他吐在车上的。”

御幸只能这样含糊的解释过去,他几乎是咬着耳朵再次对泽村警告道:“我们回去好好谈一谈,现在你给我现在安静点。”

“我知道了,你不要靠的那么近。”

泽村把御幸推开后,只说了这样一句话,便转过头看向窗外不再打闹。

御幸惊讶的发现,对方的耳后根有些泛红。车窗上一瞬间倒映出的脸也是带着羞赧与不甘。

他是在害羞吗?可是,那个讨厌又是怎么回事呢。他不觉得泽村说的是醉酒后的胡话,他的眼睛告诉他这是真的。他是真真切切地在讨厌自己。

不能再拖了,他已经等得够久了。

就算是他讨厌他,他也不想放手了。


“泽村我们到了。”

他把泽村强硬的拽下车后,故意让他在冷风中呆了几秒让他清醒一下。

“御幸前辈,你生气了啊?”泽村也算是意识到他之前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小心翼翼地问道。

“先上去,慢慢说。”

“能不能不上去呀?”

他回头看了一眼泽村,他就乖乖地跟了上来。

两人沉默地走入公寓。御幸将泽村领到沙发边,他却主动地跪坐在了茶几旁。

“不打算解释点什么吗,泽村?”

他给他倒了杯水。

“请给我酒,御幸前辈。我现在说不出。”

他从柜子里拿出威士忌。

“普通的酒就可以了,不用洋酒吧。”

“泽村。”

“是,我知道了。”

他给自己满上,先喝了一大杯,而后给御幸斟了一些,又给自己满上。

如此反反复复,御幸没喝多少,泽村已经下肚了好几杯。他的脸上渐渐泛红,已然是醉酒的状态了。

“御幸前辈会去美国吗?

“您不用先回答我。我现在已经醉了,耳朵大概也没法好好接收消息。

“我啊,虽然很讨厌你,但我却没法控制自己收集你的杂志。

“几乎所有都在说你要去mlb了。可是我知道,如果御幸前辈没有亲口说过,那这些消息也都不是真的。

“的确,作为一个前辈,我很尊敬你。但是作为竞争对手,我讨厌你的天赋。

“可我最讨厌的,是你高高在上的态度。

“七年间的联系,只有一条‘只不过是个替补而已’。”

御幸这才意识到,那句话对这个努力的人来说,伤害有多么的大。他一直都是这样,从以前开始,对渡边是这样,对泽村也是这样。

泽村的眼眶慢慢泛红,说话的声音带着些许鼻音。

很委屈吧,泽村。

“对不起。”他伸手想要安慰对方,却被对方摇头拒绝了。

“我真的累了,真的很累啊。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极有天赋的投手,即使你们觉得我是可塑之才。可是我也知道我脑子笨,需要用身体的方式去记忆每一种投球的办法。

“我去了职棒之后,发现这样的差距更大了。我付出的努力大概是之前的五倍甚至是十倍。

“但我想……我想追上你呀。

“如果你一定要去mlb的话,那么,我们的距离又变远了。

“你,还会等我吗?

“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呢,御幸前辈?

“我只是想要你接我的球,想要完成高中时的约定,真的会是那么困难的事吗?”

讲到此时的泽村,眼泪终于完全被解放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哭泣的样子狼狈而放纵。

原来如此啊,高中的话语仿佛成了枷锁,让泽村承受着不该承受的东西。

“泽村,我……”

大概是凭着意志力,他停止了哭泣,只是话语还带着嗝。

——御幸前辈请不要说话!请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真的很讨厌你,讨厌给我发那条讯息的你。你是在告诉我,我该放弃了吗?

——但是,我不会愿意的!这是我与前辈唯一的联系了。

“我讨厌你,也喜欢你,御幸前辈。”

“……你啊,怎么总是这样呢?

“总是被你抢先,从七年前开始就是这样。

“接下来的话,我只会说一遍,泽村。

“我从来没有想要你放弃啊。

“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很自私的。我啊,只是单纯的希望你能一直能看着我就好了。

“先说一点,我不会为给你造成那么大的压力而说抱歉的。

“即使会给你造成负担,我也相信你能做到。

“但是,像今天一样,如果你有什么压力像我哭诉的话,我的拥抱是一直对你敞开着的啊。

“你啊,别看我好像那么受欢迎,杂志上把我写的像棒球界的救世主一样。

“但我知道,我也还没有到那样的程度,起码没有到要去mlb的程度。

“我也有很多赛场上的压力啊,这是每个人在队伍中都会遇到的问题。

“再说,你已经追到了啊。”

泽村呆呆地看着他,一如旧时光。

但他这一次不会再背着他走掉了,他会正视着他,并且告诉他——

我的心早就交给你了啊,笨蛋。连同着扣子一起。


-The End-


番外小剧场:

“喂,泽村你听到我刚才说的了没有啊。”

“前辈好吵啊,我知道了,你送了扣子给我嘛!让我睡啊,是你让我喝那么多酒的啊?

“前面那么凶,现在又不让我好好睡觉。

“不是你先喜欢我的吗?

“睡了睡了啊,前辈。”

——所以这个家伙根本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即使告白了之后还是这样。

他到底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笨蛋啊。



---------------------------------------------------------------------------

以下废话不用看:

应该会有番外吧大概……很多想写的还没写到。

想着写肉,最后为什么没有写呢?

想着先写御幸的告白,结果为什么又被泽村抢先了呢?

想好的告白之后两个人脸像猴子屁股一样,然后体验了一次初吻呢?

然后,最后还是变成大纲文了,对不起。

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连个吻也没有啊!

御幸为什么要让泽村喝那么多酒啦到底是为什么!!

【。orz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