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御泽】LAST BALL

ぜひ最後まで待ってで! 前篇 

后篇点我


*故事在御幸三年级隐退战后

*不会写棒球,又想忠于原著,就写棒球之外的故事啦

*大家圣诞快乐!



所谓心动,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你甚至都无法察觉它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御幸看着眼前的少年在他面前一如既往地吵吵闹闹,却又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喂,喂!我说御幸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毛茸茸的脑袋已在他咫尺之远,手就快揪上他的衣领。

他抓住他的手腕——真的就只是普通粗细的男性手腕,这个家伙到底是哪点让他心动了?

“泽村,这是拜托别人的态度吗?况且,我是前辈啊。”

御幸仗着4公分的身高差距,微微低下头俯视着对方,将本来就近的距离缩短得几乎下一秒就能碰到他的鼻尖。

谁知道这个笨蛋竟然用额头敲过来了……

御幸在下一秒被顶飞了几十厘米远,他无奈地揉着额头。

当然,泽村这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粗暴地撩起刘海,用手揉着额头上泛红的罪证,表情却一脸不服输的样子:“都叫了你好几遍了,混蛋眼镜!非要我这样你才能答应嘛!再说,不要靠的那么近啦……”这句话说的声音很小,但是御幸还是听见了。

他大概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心动了。

这个家伙就是这样糟糕又可爱。

“就十个球哦。”

“你答应了?哇,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的前队长大人同意接我的球!”

他圆圆的眼睛顿时变成了漂亮的棕金色,整张脸写满了高兴两个字。

往往在这种时候,御幸就想泼冷水了。当然即使在今天,在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也不会例外。

“泽村,为什么要让我接球,奥村由井他们呢?即使让我接你的球,对未来的比赛也没有任何好处哦?你知道的吧,我已经隐退了。”

他就那样看着泽村的嘴角慢慢地回归到原有的基准线上,甚至,微微逆反了方向。原本抬起的头颅低垂了下来,他看不见他的表情了。

是在难过吗?御幸推测着,竟然为此有些许欣喜。

“我知道的。我当然知道了!”

他是生气了吗?御幸此时有点后悔说的那么直白了。但当对面那个家伙抬起头来,他知道他错了。

“但正因为如此,我才需要你来接球,”泽村的斗志分明在燃烧,“我想知道这段时间我进步了多少。这一点,可能只有你是最了解的,御幸前辈。”

“喂喂喂,你今天可是把我三振过了哦,王牌君。”

“可也被你本垒打了!”这会儿绝对是生气了吧,眼睛都成猫眼了。这次的生气却让御幸心情很好,他哈哈哈的笑出了声。

“说真的,御幸前辈不想作为捕手来接一下我的球吗?是你和我共同创作的完全版numbers哦!”

“笨蛋也会说这种话啊。泽村,以前我有点小看你了。”

“混蛋御幸,我才不是笨蛋啊!”

你和我啊……这个前缀真是太过甜蜜了,太过动听了。但不得不承认,在他的高中时代中,所接到的球最为有趣、又最超乎他想象的就是「numbers」了。这是泽村的作品,同时也是他的作品吗?那么假设这是最后一次接他的球,他以后可能会寂寞吧……

——可为什么是假设,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吧。他压低了一下帽子,遮住了最真实的表情,而后仰起脸,还是以那副坏心眼的样子说道:“小心我改变主意,泽村。”

“不许抵赖!说好的每种十球,那就要进好球带的才算一球!”

“这个时候倒变得相当精明了呢,泽村。”

“还不是和你学的,前队长大人御幸前辈。”

“……”

……


***

投了多少球了呢?泽村已经没有印象了。

他本来倒是想记球数,但计划只是计划而已,训练总被乱七八糟的人干扰。除了硬要凑热闹的三年级前辈们与不甘心的一年级捕手们过来打闹过,连boss和军师大人都特地过来关注指导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这个宽大的训练场内,只剩下他和御幸两个人了。

是已经投了太多球了吗,指尖的感受已经变得有些迟钝,投出的球也总是不能到他想要的位置。

“泽村,最后一球了。你已经太累了,就算这几天没有正式比赛,也不能再投了。”

“让我再投一球!混蛋御幸,我还没有投够啊!”

他还没有在这个人面前表现出他最好的一面呀!他还没有被他认可过呀!

他看着面前蹲着的捕手,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作为一个引导者,这个男人总是强势而霸道。这一球之后的下一球,他绝对不会再接。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真的最后一次了。

他紧捏着球,指尖因用力过度而泛白,他在此时甚至无法摆出一个像样的投球姿势。

“泽村!”

啊,真是好吵啊。

呜哇!还好没说出这句话,否则他很可能会被揍吧。泽村看着白色的小球,终于恢复了属于一个投手的冷静。

如果是最后一次……那么这最后一次,就让他再一次引导自己吧!

他抬起头,高高举起球,少见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直视着他的搭档,用眼神告诉他,他会投出最棒的球。

对面的人点头,把手套放在了正中的位置。

那么这一球会是什么样的球呢?

泽村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把他的心意连同球一起交托给拿着手套的捕手了。如果那个人是最棒的捕手,他应该会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

这是一个直球,速度不快,却很有尾劲。就算被击出安打,恐怕也飞不了很远。

在体力损耗得很严重的情况下,泽村依旧投出了一个漂亮的球路。在赛场上的后半段能投出这样一球的投手,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王牌了。

但这一球却并非让御幸完全满意,他知道泽村的能力远非如此。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球作为他们搭档的最后一球,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可,也是太累了吧。御幸摘下护具,看到泽村已呆坐在地上,他的头毫无力道地垂在胸前,柔软的腿部关节叠加在一起的姿势过分随意得反倒显得怪异。三年级的隐退比赛之后又连续投了几十球,即使如泽村的体力,也不能坚持那么久吧。

“泽村,别偷懒,和我一起收操。”

见泽村毫无动静,御幸只好走上前,去拉起他的手。

“那么安静,我不认识你了哦,泽村。”

人倒是挺乖的,手一扯就站起来了。可当他抬起头,让御幸愣了。

这回轮到泽村叫御幸的名字了:“御幸前辈,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不收操吗?”

“你没发现吗,泽村?"

“发现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泽村。哈哈哈哈……”眼前的捕手突然大声笑起来。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神经质了,但被莫名其妙嘲笑还是让泽村很不爽。

“喂,混蛋你在笑什么。”

“你在哭哦。”

“什……什么!”他以为对方再一次的欺骗他,可往脸上摸的时候自己都茫然了。

“你的身体都在不甘心呢——这样的一球是我们间的最后一球。”

“什么最后一球!混蛋御幸,难道你以后都不想接我的球了吗!”

这一句说出来后,两人均楞了一下。

“笨蛋就是笨蛋啊,难怪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你不过就是个眼镜!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笨蛋啊!!”

泽村用力想将脸上的泪水与汗水使劲的抹光,却只让他整个脸变得脏兮兮的。他的脸上还带着羞赧的红色,大概像只会脸红的大花猫。

御幸笑着,将心中的阴影完全驱散了。是啊,为什么会是假设,那必然是假设——他怎么可能拒绝这个让他心动的投手之球呢。

这里,不是他与他之间的last ball。

幸运的是,他的投手也是那么觉得。

“泽村,我会等你哦。”

“不过就是职棒而已!你在那边得意个什么劲啊!我会追上来的啊,混蛋!”

心动……大概不止是心动而已,他果然喜欢这个家伙啊。

他会改变他的,无论是哪个方面。


-The End Or Not?-

第一次写御泽,写的好开心呀!

虽然这个故事的背景应该是有点悲伤呀,但我相信这个不是他们的终点哦!

评论(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