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柴

美雪美雪,罪恶的美雪

*标题好不正经,但我想不出我的流水账的重点是什么

*大概就是写给自己看的……

*没什么cp成分,全文就是美雪苏苏苏苏的赞扬



终于把钻A的动画和漫画补完了!

很开心自己又是一个攻控了。

好喜欢美雪呀!即使从一开始他并不是我的菜,他身上的好多魅力点让我不得不迷上他啦!

那么就此,很简单的说一下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但我真的写不出万分之一他的美好呀!


就从御幸和荣纯的初遇说起吧:那年美雪是一年级,而荣纯是国三。

咋咋呼呼的荣纯和东学长起了冲突,御幸主动提出要接荣纯的球。那炸了毛的荣纯肯定不肯啦,他看着这个帽子戴得歪歪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微笑的家伙,觉得他一定是吊儿郎当。

可是御幸告诉他:最棒的棒球是投手跟捕手合作创作的作品。他会让他投出最棒的一球。小单纯就这样被漂亮话忽悠了。即使看上去再怎么不靠谱(イケメンキャッチャー←被敌队多次称呼233333),他总是能说到做到。通过御幸的引导,让荣纯顺利的三振了这个即将成为职棒的对手。


附上一张嫩嫩的高一新生.美雪

这次的投捕练习改变了荣纯的人生轨迹,对荣纯来说御幸绝对是相当于命运男神一般的存在。他是因为御幸的能力,才背井离乡离开他的好朋友们远赴东京的青道高校。

而御幸的初登场,也揭示了他的天赋——对于初见面的投手,仅凭初印象及自来熟就足以引导出对方的潜力。这对捕手来说,是相当重要的才能了。除此之外,腹黑的形象也跃然纸上,连东学长也被他撩了一下【罪恶的男人雏形↑】。

御幸总以捉弄别人为乐,初印象的话,他和靠谱完全沾不上边。也正因为此,更凸显了他对棒球截然不同的态度。眼镜君十有八九是geek,御幸也难逃此类命运——他自认为对棒球的执着是不输给任何人的。他是那种不太擅长和别人一起训练的类型,早前被仓持吐槽说经常背着队员练习,这就感觉很心机了!举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你想想,如果你的同桌成绩很好,但满嘴跑火车说自己每天八点就睡了,实际天天背着大家奋战到凌晨。这样是不是够心机了?以前的御幸就属于这种人。(说实话,他这完全属于害羞吧23333不想让别人看见他也会那么努力的样子!)不过被仓持吐槽后,意识到队长的责任后倒是开始和大家一起自主练习了(前园都很震惊啊哈哈哈)。荣纯被他认真的样子迷晕过。所以他到底还是想做个好队长嘛!

御幸在球场上作为一名出色的捕手,也是足够强势的。从他各类比赛来看,他对自身所长了解得十分透彻,无论是大局观亦或是眼前的心理战很少会输过。再加上强有力的肩力,显然是一个能让投手更能集中打者的优秀捕手。眼睛系的总有种军师气质,“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大概说的也就是御幸这种人。(公式书里面哲队认为御幸经商也不错,估计也说得是他这个特点。)

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也正是因为这份强势,不是所有的投手都与他相性较好。

比如丹波学长。他们本是学长与学弟的关系,御幸却能无视等级关系、在球场上不留有任何余地。御幸认为捕手和投手的关系是对等的,他希望每一球都能投进他想要的位置。这种模式对于丹波来说更像是一种“支配”。毕竟,丹波性格纤细敏感,加之一直以来对自身的不自信几乎已是深入骨髓,在球场上太过强势的配球,反而会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与丹波搭配的御幸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不够成熟的。二年级的他有时候在追求胜利的道路上反而忽视了对面投手丘上队友的心态。造成荣纯yips的那一次触身球,尽管看上去仿佛是投手自身的控球失误,但御幸太过强势的配球也是造成后果的根源之一。

但他的意志在我看来在钻A的所有选手中最为坚定的。所有的逆境(除开外在身体因素之外的)在他看来都是一种挑战。每一次失败都会让他变得更强。一直说荣纯是“强心脏”,但其实在这赛场上最沉着的永远是御幸。印象比较深的一段,是甲子园前青道与稻实的最后一战,最后大家都很难过,三年级含泪退场,御幸很不甘心但他没有哭(两次都输给稻实,两次的悔恨加一起都没让他哭)。反而回到宿舍,第一个向前看的人就是他,他的不甘心全部化为斗志,让他不断向前进步(表情见下↓)。也正是这一次的失败,让他领悟到棒球的真正残酷之处,也令他燃起了对任何一场胜利的贪婪欲望。(他即将成为队长了!)

输给稻实后,第一时间重新看比赛视频分析不足之处,重燃斗志的御幸。

当然,御幸不光在稻实战之后,在稻实战之前场场比赛,起码作为一个捕手来说,(作为打者的他确实还尚缺一份热忱)是非常够格的。他在赛场上除了态度强硬之外,理智也是他的加分点。而他的理智是到对自己都近乎残酷的程度。

他曾说过:只要让投手在投手丘上大放异彩,他什么都愿意做,就算说谎、惹人厌他也不在乎。

这是他的真心话,因此他对于棒球的欲望是远远大于一切的。当他在被成孔的投手撞伤后,选择了独自承担,哪怕在与药师比赛中的最后一秒都没让对方发现一丝弱点。这是他的胜负欲在作祟,也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崩盘(↓很痛吧,我知道,但你必须忍着,作为核心打者第四棒、作为捕手、作为队长)。


忍痛却依旧微笑着的御幸

当然这句话有个前提,不是所有的投手他都会认可的,只有那个能给队伍带来胜利的投手才有资格站在他的正对面。在投手丘上,荣纯和降谷都犯过类似的冲动:被敌手或现场煽动,投出了御幸配球之外的球路。御幸当场就冒火,荣纯那场比赛场面还算稳定他只给了眼神与动作警告,但降谷那场他直接暂停,言语威胁:不听我指示的,请离开投手丘。甚至,在评价稻实与鹈久森比赛时,他会因为鸣在投手丘上的任性而生气。(当然树的配球也有一定失误,太被动太逃避,才会被鸣拒绝。)

在赛场上的御幸,该冷酷的时候绝对不会和你讲情理,但该蛊惑你的时候说的话又是漂亮的让人调不出毛病。根据每个投手的个性不同,他对每个投手说出不一样鼓励的话语,对荣纯可能是激将、对川上可能是鼓舞、对降谷可能是激励。(所以,当他难得夸奖顺风局的荣纯时,荣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硬说美雪会有什么阴谋2333333)除此之外,他对每个投手都是非常关心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具体忘了是哪场比赛,当时荣纯还是患有yips的症状,赛场上敌方完全摸清了荣纯的外角球球路,如果此时再投,几乎肯定会被安打了,但御幸考虑到荣纯当时的心理状况,还是给配了外角球。(不过后来荣纯主动拒绝,终于投出了决定性的内角球啦!很惊喜吧,对于御幸来说。)

投捕关系之中的御幸是一名掌控者,却不是一名支配者。他给予的引导绝不会背叛投手竞争的意识,在赢球的同时鼓舞着赛场上队友的志气。他强势的配球风格正是在片冈监督所带领下的青道球风——从不会逃避与打者的正面对决。他为青道所用,是他的幸运,也是青道的幸运。

除了棒球之外,我想御幸大概是个很沉默的人。光舟在进入宿舍的时候,室友木村说御幸是“在寝室里完全不会多啰嗦的人”。估计在宿舍也会一个人钻研棒球的理论知识。(如果只是有丰厚理论知识也就算了,这个家伙还懂得将理论和实际结合,这就比较可怕了!)话说回来,他虽然对那些理论知识钻研颇深,倒没有因此喜欢上任何一个职棒的球员,尊敬的反而是近在眼前的克里斯前辈。这个人到底还是更注重实际运用吧,那些书本上、电视上所接收到的信息远不如身体力行得到的多吧。相比理论派,御幸更是一个实践派呢。(所以他是喜欢引导论,而非配球论的。)

这个家伙即使平时沉默,但在场外攻击对方时非常恶劣,连仓持都看不过去会经常吐槽,甚至还会挑拨关系(特指御幸钟爱挑拨几个投手之间的关系)。除了腹黑,毒舌也是他性格的一部分。他的确是很不擅长在场外一本正经的表扬对方,或者可以说,他对于这样直率的表扬反而会有点害羞吧!处理渡边问题的时候,他也是在背后疯狂夸奖他,正面却只很勉强的给了个手势道歉。(我觉得他要不是队长,可能都把道歉这件事给自动忽略了……)这算是他性格中有点矛盾的一点,但又特别可爱。分明不爱与别人扯上关系,也没法坦率表达自己的情感,御幸却选择捕手作为他主攻的方向,大约是因为他对未知事物都的探究心、以及对困难事物执着心与好胜欲占了上风。不同的投手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体验,嗯,这句话听上去好渣,去给不同性格的人配球让他觉得非常有成就感吧!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选择去稻实的原因之一吧,在那边他绝对会赢,但出彩的那个会是御幸还是成宫呢?

他在班级里坐的位置倒是动漫里常见的主角位(倒数第二排),但每次给他班级里镜头的时候,基本就他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看上去是个很寂寞、很没有存在感的男人(……说到这个真的很神奇,貌似御幸的迷妹很少啊,果然棒球是个只有投手易受追捧的运动吗?说他帅哥脸的也基本都是男性!)。然鹅好像他意外的很受男性欢迎啊……

不过嘛,他对后辈姑且算是个温和纵容派,被后辈(主要是荣纯)提起领子或者被叫全名都不会生气,也会暗搓搓地指导学弟怎么少吃饭而不被发现(然而光舟以为御幸是要陷害他哈哈哈哈)。但是,这样的人被触碰到逆鳞黑化起来简直不要太恐怖。至今,粗神经的荣纯对御幸因克里斯前辈生气发生过的事还耿耿于怀、瑟瑟发抖,想来肯定是当时那一幕御幸的魄力太恐怖了……

御幸这个人,平时总用柔软的躯壳包裹着自己,好似柔软可欺只会刷刷嘴皮子功夫,在赛场上却会掀掉那层羊毛,露出了那张强势而好胜的凶悍面孔。

他的两种姿态矛盾却真实,却又令人费解。

好想继续看下去呀,看这个人的未来和青道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呀……


嘿嘿嘿特别喜欢这张图↓ 就以这张图结尾吧!




本来想写一点御泽糖的,但好像没机会写了呢。特么又是虎头蛇尾……江郎才尽了

-The End-

感谢每一位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23)